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8)

大概这世上没有比辜负自己的天才更为罪过的事了。

别人是不是这样想的桂小太郎不知道,但是桂小太郎就是这样认定的。因为桂小太郎就知道自己不是个天才,他充其量就是个脑子比较好使的普通人罢了。要不是生下来的时候有点异象家里又拼命教他认字背诗,桂小太郎大概也不会被看中成了桂家的养子的。这当中少了一步都不行,少了一步桂小太郎都不是了不起的神童。

反正更复杂的推理桂小太郎这个年纪还说不出来,但是他心里明白。因为是有异象的天才,桂小太郎成了桂小太郎;因为桂小太郎是桂小太郎,所以桂小太郎一定是有异象的天才。尽管受累于名声深恐一日被揭穿,桂小太郎起码到这一刻还是受益不少。

但是桂小太郎还是很希望一夜之间变成天才的,因为他的死对头高杉晋助就是真正的天才真正名门之后。

不过天才这样的上天恩赐桂小太郎能够肯定他的恶友坂田银时一定觉得是可有可无最好能换点甜食的,或许连桂小太郎的恩师也是像坂田银时这样想的。

桂小太郎不明白,但是桂小太郎很愤怒,所以他故意没有搭理坂田银时。

因为坂田银时就是这样一个耀眼的天才,不用脑袋都比人家用脑袋好使。

还好桂小太郎闹脾气了,坂田银时其实也没有看上去那么浮云野鹤,还会死皮赖脸地哄一下人家。大概是野兽派的性格,一旦确定了自己的保护范围坂田银时就和吉田松阳一样是护食护子到底的了。

桂小太郎对坂田银时好坂田银时是知道的,一开始小野兽不懂得怎么表达,现在在身边日子长了慢慢地慢慢地坂田银时也能照葫芦画瓢地学着撒撒娇了,虽然那都是那个女魔头志村妙教的半吊子。

桂小太郎没搭理他坂田银时一会儿就感觉到了,大概这样的年纪这样的经历也没觉得什么不好意思,坂田银时整个地手脚并用缠住桂小太郎,桂小太郎又不好甩开他的。一张柔软的脸蛋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桂小太郎同样柔软的脖子,坂田银时温顺的发丝挠得桂小太郎也觉得痒痒的。

本来满腔怒火的桂小太郎突然也觉得自己没脾气了。

但是桂小太郎还是下意识地觉得坂田银时这样是不对的。


刀尖对决(1.2)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让做什么事都懒懒打不起精神的坂田银时一见钟情的话,第一是甜食,第二一定是酒,而最疼爱他的吉田松阳不在此列。

准确来说,那应该日久见人心。

这样的道理,坂田银时嘴上说不出但是心里很明白。

身边只有不痛不痒老妈子一样的桂小太郎,还有新加入的恶友高杉晋助在推波助澜,                                                                                          谁都管不了他的坂田银时喝酒喝得很豪气很欢,大概就是酒豪在这样的年纪也没有这样狠的喝法的。坂田银时根本不算喝酒,而是在吞酒,头都埋到酒坛子里面去了。

酒香四溢,光是闻着,这样的好酒也该让人醉了,何况喝酒的还是个小孩子。

桂小太郎见事态转眼间就没法收拾了就赶紧不让坂田银时喝,将早就喝得软绵绵的坂田银时满身满怀里抱着不让他动,嘴里嘟嘟囔囔啰啰嗦嗦地说着话,总之就是不准坂田银时再喝酒了。

自从来了另外一个大保父坂本辰马,在照顾坂田银时的时候桂小太郎就习惯性地团体作战也好踹掉黑锅。反正坂本辰马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坏蛋皮糙肉厚怎么来都不怕,而且手里有钱对坂田银时各种意义上都有点办法。现在坂本辰马跑路了,这样的新情况桂小太郎没见过,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了。

毕竟,桂小太郎是个乖乖的学堂派,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的。

桂小太郎很喜欢照顾乖乖的坂田银时,但是讨厌没有人背黑锅。

一边抚慰着怀里瘪瘪嘴睡觉的小魔王,眨眨眼睛眸子明亮的武士良心在想办法解决问题嗯不对问题已经没法解决了人都醉了是找人背黑锅。虽然是始作俑者,但是不管以后有没有后恶少高杉晋助现在肯定不在背黑锅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这样做的话,虽然看上去是书呆子实际上并不是的桂小太郎确信自己活不到成年。

高杉晋助的脾气,坂田银时懂,坂本辰马懂,桂小太郎其实也懂。

其实也应该夸奖坂田银时,虽然酒量不好但是酒品还是不错的,不哭不闹只是睡觉。就是热得不舒服了坂田银时就很自觉地往桂小太郎身上蹭,白软软的包子脸鼓着,乖乖的样子看上去简直不像是平时那个让人头疼的小魔王。

桂小太郎这样想着,抱着坂田银时没有放手,就像以往两个人在课室里滚来滚去玩的时候一样。可惜高杉晋助看了他们这个腻歪样子就觉得心烦,伸手就想扯过桂小太郎免得这两个人光天化日之下都不知道在干点什么。

其实两个人都没点什么,是见多识广的高杉大少爷想多了。

突然,一直在闹的桂小太郎和高杉晋助都感觉到一个熟悉的脚步声正在不紧不慢地逼近,大概是那位的作风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但是桂小太郎和高杉晋助表示这更像一个惊吓,在不知道怎么收场的情况,这两个少年天才快速交换了一个惊慌的眼神。

怎么办,好像哪里不太对。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幸好异才高杉大少爷还记得这样一个道理,抓起酒坛先灌了桂小太郎一嘴灭口,再把剩下的泼到自己身上,就赶紧和真的晕倒的两个同门装死去了。

正好吉田松阳在那时拉开了门。


刀尖对决(1.1)

小鬼当家其实并不好玩,一直以来既是保父又是保父的桂小太郎看着又进狼窝自己还不怎么晓得的坂田银时,心里的感受真是一言难尽。

但是看在松阳老师的份上还真是没有办法。

吉田松阳是个开明的人,他名士派头不仅体现在自己身上,还体现在学生身上。见过世面吃过苦头的吉田松阳从来不会告诉学生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很讲究老派的言传身教。

就算被批评为纵容世家子弟,吉田松阳都会鼓励学生多点去做一些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所以吉田松阳门下的学生和其他名士的弟子不一样,只要有老师看着,什么事情也可以试一试。

因此一直是吉田松阳门下最难缠的小捣蛋坂田银时表示他想尝尝酒的滋味,就算老师不知道他也想试一试。

大概和偷吃的原理一样,只要擦干净嘴巴老师就不会说他了。

虽然老师会皱一皱眉头。

自从那一次从树上跳下来给高杉晋助解围以后,两个小家伙见面就好多了,就算还是凶巴巴的眼神高杉晋助看见了坂田银时嘴角还是有点笑的,不再是以往那种短兵相接刀要见血的恐怖气氛。

本来坂田银时就是个小懒蛋,有的吃有的睡就啥都不用管了,更别说吉田松阳又这样纵容他。之前也不是刻意地要捉弄高杉晋助,只不过是坂田银时肚子饿等不及吃饭了,才拿那位天才开刀抢点吃的顺便转移转移注意力,坂本辰马告诉他高杉家大少爷有的是钱有的是好吃的不需要担心。

高杉晋助小时候的脾气倒没有长大以后那么别扭,虽然还是阴沉沉的一个小孩子,但好歹还讲究点名门作派也讲究点礼尚往来的。不过阴沉沉的小孩子卖起乖来还是一个小坏蛋,高杉晋助给坂田银时的礼物是一坛酒。

是的,就是一坛酒。居然给无恶不作的小魔王看见酒,真是作大死了。

素有鬼之子恶名的坂田银时这时候倒不怎么怕死,在酒坛旁边闻了又闻摸了又摸的,最后忍不住满地里打滚闹着要高杉晋助开给他喝。这味道坂田银时不陌生,有时候吉田松阳晚了回来身上也会有这样的味道,充盈的温暖气息。

坂田银时很喜欢。

高杉晋助只是笑着摸了摸坂田银时的头,也不看坂田银时,只是冷冷地看了负责看家的桂小太郎一眼。坂田银时立刻识相地滚到桂小太郎身边,又缠腰身又缠脖颈,死活就是要赖着桂小太郎做主给开了。

吉田松阳不在家,大概又是被哪个大官拉去谈什么事了,唯一的实力派坂本辰马又不在这里回家处理点事了,桂小太郎很为难。毕竟他虽然不怎么知道那个笑得高深莫测却是一肚子坏水的大少爷究竟怎么想的,但是桂小太郎的脑袋还是很清楚地明白如果坂田银时有什么事情的话,松阳老师会很难过的。

当然,桂小太郎也会很难过的。

但是那位红眼睛的小魔王头发细细软软毛茸茸的,蹭得桂小太郎脖子痒。桂小太郎见坂田银时馋成这样,也就不忍心拦着了。

桂小太郎动手开了盖子。


刀尖对决(12.26)

吉田松阳的面容还是一贯的柔和,只是目光非常严肃地看着三个身上都破破烂烂的孩子,眉梢眼间里一点笑意都没有。平时到了饭点的时候,吉田松阳总会笑眯眯把他的弟子们叫过去吃饭。

今天不一样,平时最先跑到厨房吃饭的坂田银时现在落到了最后,就算是心里急得好像有一千只小白猫在挠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大群同门看似一脸凝重实则高兴得不得了地跑去厨房开吃。

嘛,好饿,高杉晋助我绝对恨死你了。

眼见高杉晋助和坂田银时两个人的脸色不对,实力派干将坂本辰马今天又不在状态,头发也乱糟糟只不过身上没带伤的桂小太郎连忙走到老师的前面打算解释点什么。

但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吉田松阳就已经拦住了桂小太郎,示意他一句话也不要说。看见老师一副好不容易抓到管教这两个孩子王机会的样子,其实一点也不蠢的桂小太郎也就识相地退到了一边去了。

高杉晋助是在这里跟从吉田松阳学习最长时间的学生,坂田银时是吉田松阳最最喜爱的孩子,但是这两个人是天生的死对头。就像每一个父亲都希望自己的大儿子和小儿子能够好好地相处,可是能够好好相处不嫉妒对方做到兄友弟恭的大儿子和小儿子到底是少数,桂小太郎大概也能明白一点老师的苦恼了。

吉田松阳是想让这两个孩子和好的,最起码相安无事的。

吉田松阳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了这个样子,大体上猜还是猜得出来了。就算不问,吉田松阳也能够判断出来,大概是他心爱的养子又招惹了他了不得的弟子,然后就有意无意地把桂小太郎和坂本辰马扯进去了。

坂本辰马这孩子可怜,明明身手最好,但是看起来就知道明亏暗亏吃了不少。吉田松阳拍了拍鼻青脸肿的坂本辰马,显然很明白坂本辰马实在可以算是无辜的,说不定夹在两个小魔王中间已经很委屈了,也就没有为难坂本辰马,让一边的桂小太郎过来带坂本辰马去上药。

但是,实际上,或许让坂本辰马自己给自己上药或许要比桂小太郎这样神仙一样人品的人来要好得多,桂小太郎是大江户的黑暗护理之父。

可是吉田松阳并不清楚这个问题,因为坂田银时是包扎的高手。

眼前只剩下两个孩子了,可是吉田松阳从头到脚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就算是批评的责骂的一句话都没有。他只是深深地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一双深深茶色的眼睛里交融了太多的情绪,看得坂田银时眼泪都汪汪的。

看见死对头服软了,高杉晋助也不好伸展太过了,原先在肚子里谋划的一篇话都没能说出口,只能伸出手指戳戳坂田银时那张白白软软的包子脸就算解解恨了。

坂田银时没管高杉晋助,只是抽抽鼻子红红眼睛地看着吉田松阳。

但是吉田松阳却慢慢地笑了起来,轻轻地拉起两个孩子去吃饭。

比起说教,吉田松阳更讲究无言之教。


刀尖对决(12.24)

今天不是休息天,但是坂田银时还是睡得晚晚的才起来,而且还赖床赖了很久才起来。或者坂田银时就不打算起来,毕竟坂本辰马过来时候都会给他带好吃的在被窝里吃也一样。要不是桂小太郎终于成功中途拦截了送早点过来的有钱人,又威胁了不等坂田银时吃早点,坂田银时才不会乖乖起来,一脸呆样地吸着一碗甜牛奶。

本来坂田银时就是很会欺负人的,虽然他话还说得不利索,但是使起人做事还是妥妥的。不光是桂小太郎和坂本辰马是这样,现在连高杉大少爷也在鸡飞狗跳的有意无意之中有了这个趋向。

嗯,就算是吉田松阳,也不得不佩服自家爱子的好手段。

不过今天坂田银时晚起倒不是吉田松阳纵容,而是今天恰好有要紧的事情,学堂里就放假一天了。看着只有睡得一脸死样的坂田银时和差点烧掉厨房的桂小太郎,高杉大少爷冷冷一哼转身就走了。虽然也有心高气傲的原因,但到底是高杉晋助明智。今天值日做饭的是大江户黑暗料理之父桂小太郎,要是连吉田松阳都不在的话,吃了下去实在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明知道自己不在,他最了不起的四个弟子会把学堂搞得一团糟,吉田松阳还是不得不放手出去,还要是一整天。据说是吉田松阳的旧友,那个叫做天照院的男人从天外回来了,吉田松阳虽然不怎么喜欢出席那样的重大场合也得要给天照院一个面子。

一直秉持野兽派作风的坂田银时只知道哪家铺子的糖水最好吃,名震天下吓死将军的天照院是谁他还真的不知道,只能任由桂小太郎和坂本辰马这两个百事通说着那个男人的滔天权势。传闻宽正大狱的时候,吉田松阳因为直言获罪,恐怕是救不活的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天照院就是看重他,在前代将军身边轻轻一说,吉田松阳就轻松回来了。

或者说,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天意代理者。

听到有关于吉田松阳的事,坂田银时还有那么一点点耐心,只要识相的坂本辰马继续识相地把牛奶满上。但是当桂小太郎不知好歹地继续啰嗦那些有的没的的时候,一向爱好简洁的坂田银时很干脆地给了不管多少次还是反应不过来的桂小太郎一巴掌。出于公平起见,坂田银时也意思意思地给了坂本辰马一巴掌,因为那只蠢蛋的笑容比较欠揍。

坂本辰马揉了揉脸蛋,还只是不怎么在意地笑,虽然说这人确实胸襟宽广目光远大,但是某种程度上说这个男孩子也是一个面瘫。不过他还算有点手段,除了吉田松阳以外,坂本辰马算是比较制得住坂田银时的了。

“好了好了不闹了,喝完牛奶我们就该补习了。”

桂小太郎配合度很高地从桌子下摸出一本厚得可以砸死人的书。


刀尖对决(12.23)

来到江户已经是大半年了,自来熟如同坂本辰马早就把江户摸得七七八八,什么人情风俗都能顺顺当当地应付过去,管家就在一边干苦力就好了。又是有钱人,又有名门出身,人也很有点手腕,坂本辰马很受同门的喜欢。

才来了那么一点时间,同门的家坂本辰马也拖着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走了个遍吃了个遍,高杉晋助还不会想到在私人场合再见他的同门。一时之间明德堂里又有了评论,过去的弟子统统不算,有人把高杉晋助、桂小太郎、坂本辰马叫做松阳门下三才。因为坂田银时除了读书以外各方面都很突出,勉勉强强又把这四个人叫做四杰。

不过这些都是虚名没用,坂本辰马听了也没觉得什么。

再者坂本辰马是个人情派,耍起什么手段来都是一派温情脉脉的。虽然他是乡下出身,一向又散漫惯了,不怎么理会什么名门规范,但是坂本辰马还是懂得什么叫做规矩的。即使是休息天不用上课的日子,坂本辰马都会坚持每天向吉田松阳请安,虽然起床的时候通常已经很晚了。

不过没关系,吉田松阳不讲究这些,不来也没关系,况且吉田松阳家的小混蛋通常比坂本辰马起得还要晚。

有时候坂本辰马还要给坂田银时带饭。

吉田松阳虽然有名士的名头却没有名士的派头,现在官也做的挺不错的了,家里本来也是有钱的,但是在明德堂里日子还是简单得可以。没有仆人,就更别说什么侍女姬妾了,除了些砍柴打水的杂务是学生帮着做以外,吉田松阳什么都是自己做,连孩子都是自己带。比起江户的一众大官,吉田松阳就是吃这方面还算得上讲究以外,怎么不像是逃过宽正大狱的传奇。

坂本辰马想了想,嘴角只是微微带点笑,抛给了看门的小狗两块肉,小狗就乐呵乐呵地一边去了。坂本辰马等了一会儿就得以顺利地开门,反手又轻轻关上了,一点声都没有,省的吵醒那个赖床的小魔王。

连吉田松阳都让着坂田银时的,谁不是在纵容那个小混蛋呢?

桂小太郎是早就起来了,在院子的一角砍了柴烧好水了就在温书。见坂本辰马又来了,赶紧拦住,张嘴就是一句,倒不是问候。

“回去好了,老师今天不在家。”

“那我把银时带到我家去吃饭,银时就可以少做一个人的饭了。”

果不其然,坂本辰马扬起声音才刚说完,转头就听见开门的划拉一声。坂田银时挠了挠脸,眼睛眯成一条红线,还顶着一头乱发,穿着明显不合身的为了贪凉才换上的大衣服,光着脚丫就要跟坂本辰马走。

桂小太郎在一边看着,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人家都要一起走出去了,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桂小太郎赶紧拉上门直扯着坂田银时让他换好衣服再带上自己走。


刀尖对决(12.22)

那个小混蛋究竟跑哪里去了,居然还敢躲起来。很有本事嘛坂田银时,真不愧是松阳老师的爱子,高杉晋助真是长见识了。那个家伙竟然敢抢了他的养乐多还敢做了一二三四五六七个鬼脸才跑路,真是活腻了。

一向讲究那种运筹帷幄感觉的高杉晋助已经把那样的派头丢到脑后了,什么怒极反笑眸光冷冷都不会做了,对着那些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乡下人,再高贵的手法也没用。

唯一的方法就是以德报德以怨抱怨。

高杉晋助很生气,高杉晋助真的很生气,高杉晋助已经拔刀出鞘了。按照名门高杉家一贯以来的人生信条,刀若出鞘必须见血。

赌上高杉家的名声,高杉晋助绝对要把坂田银时揍个五分之四死,顺便拉到大江户的城门那边吊晒。放心好了松阳老师,看在是您的爱子份上,高杉晋助是绝对不会把坂田银时打死的,绝对不会。

都说了是五分之四死了。

迎面走来的桂小太郎见高杉晋助那样面目狰狞风度尽失的样子就已经吓了一跳了,拦都不敢拦他也没有理由随便拦他,套路派作风的桂小太郎需要一个大义的名分才会冒险。这家伙虽然脾气臭得要死但是靠着那点名门修养和家族的荣誉感,还能装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骗骗人,不过现在头发乱了脸上脏了眼睛也红了看来是真急眼了。

周围的同门吓得不敢出声,面面相觑就是不敢看高杉晋助的样子确实有点好笑。但是这时候的桂小太郎也吓得不敢笑,他得想想自己该怎么办。

松阳老师不在,桂小太郎当然地不能撒手不管要承担起维持大局的责任。万一惹高杉晋助的人是银时呢,作为坂田银时的保护者桂小太郎有那样的良心要保护那个小魔王——嗯,最起码拖到松阳老师回来再说。

不对,不是万一,整个学堂谁敢惹高杉晋助啊绝对是坂田银时那个混蛋啊。

上天绝对是要桂小太郎也去死一死的意思。

要先把银时藏起来再说,绝对是要这样做的绝对的。桂小太郎心里急得掀桌了又拆桌了,但是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漏不出来,大概也没力气漏了——他在找帮手。

坂本辰马那个家伙呢,看起来老实好用现在不知道滚哪里去了的家伙,就不知道出来帮帮忙吗。作为武士就应该有舍身成仁保护大家的觉悟啊,不然谁去死呢,那个混蛋真是白长了一副很中用的样子了。

“喂,好吵。”

那位作了大死现在很可能会死的小魔王又以那么熟悉的方式从树上落到眼前,衣袂飘飘地把抢养乐多的同犯也扯了下来,大概是下意识地想找个垫背的。

是坂田银时。

未来威震天下的男人,现在威震学堂了。

与此同时,那个桂小太郎刚才还心心念念觉得有些可靠可以帮忙送死的家伙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的眼前,靠着不符合年纪的好身手好反应扯回那位红眼睛的小魔王一路逃命跑得像末路狂花。

桂小太郎已经不想看高杉晋助的表情了。


刀尖对决(12.8)

每到接家信的日子,桂小太郎就很犯愁。就算少年老成有性格的因素,但是桂小太郎大多数时候的稳重举止都是被逼出来的。就好像现在,作为下一任家主的桂小太郎就不是很懂得怎么应对那个脸色很难看的信使,虽然那个人在离开大门之前已经被坂田银时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没有骂也没有打,坂田银时只是喜欢用自己的形式解决问题而已。

那位信使大人敢对着桂小太郎发脾气却不敢对着狠角色坂田银时发脾气,桂小太郎到底是家主的养子,如无意外就是继承家业的,给点下马威就好,不能太过。而坂田银时就是狐假虎威罢了,再不济还是吉田松阳的养子。

吉田松阳宠爱那个不知礼仪的小家伙是每一个名门都能知道的情报,谁能知道未来吉田松阳能上到哪里去,那个信使也不敢撞在刀锋上,毕竟打狗还得看看主人的脸面。

而坂田银时看上去就是那么一只不好惹的恶犬。

尽管有人给自己出气了,但是被欺负得说不出话的桂小太郎还是觉得很难过的。和纯正名门出身的高杉晋助不同,同样有神童美誉的桂小太郎心里有着一种微妙的自卑感。如果不是因为那家没有儿子,家里为了找个继承人都要像打死对方一样凶巴巴了。而桂小太郎恰好有神童的才名,家里又是那样的境况,要不然这样的好事也轮不上。

其实养父养母对自己也不可谓不好的,最起码在吃的穿的用的都没有亏待过自己。养父虽然对自己冷淡一些,养母还是一个温柔的人的,最起码桂小太郎就成了她的新依靠了。每一次见面,养母总会那么温柔地对待自己,嘱咐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反而逼得桂小太郎玩命一样念书,他不敢当不起那份恩情。

是的,那里再好,到底不是本家,不会打他骂他,但是家下人的话里都是带刺的。现在桂小太郎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恩赐一样,是那个早逝的小少爷赏给他的,这样的认知砸得桂小太郎喘不过气来。桂小太郎很爱惜自己的自尊,这样的想法逼得他只想逃。

桂小太郎有时候也会想见见自己的亲娘。

所以除了逢年过节不得不拜会养父,桂小太郎几乎都不想回家,因为桂小太郎怕回家。在到养父家之前,桂小太郎总会经过自己的家,但是他不敢进去,他怕会看见养母的眼泪,他不想让养母心里有什么不舒服,那是个对他很好的女人。

现在,桂小太郎看着他的家信,心里有点微微地发酸,鼻子浅浅地抽了一下,却是一点眼泪也没有。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桂小太郎的坂田银时蹭了蹭桂小太郎。

这下桂小太郎的眼泪反而出来了。


刀尖对决(12.7)

那样温柔的坂田银时是桂小太郎所没见过的,桂小太郎熟悉的坂田银时是个任性馋嘴还懒到死的小混蛋,他不会温柔,他只会别扭。

但是现在的坂田银时虽然眼睛闭着人也是睡着,但是眉里眼里全是温柔化成的笑意,那样柔软的样子好像一碰就要碎了。因为坂田银时正和小白猫一起,那只又任性又馋嘴而且还要懒到死的小白猫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看这样情景的桂小太郎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是软软的。

之前的几个时辰里,桂小太郎没有像往常一样背书,背完书以后练武。满世界的人都看见桂小太郎在找猫,翻来覆去地找猫,找得自己都快要疯了。

高杉晋助那个混蛋显然是知道猫在哪里的,但是就是不肯告诉他,一脸的阴郁就像是水浸出来的一样。桂小太郎觉得自己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但是碍于面子上过不去,可怜的武士良心又那么生生地忍住自己的怒火。

桂小太郎很担心那只小猫,虽然那只小猫一点也不听话。

那只小猫那时候是因为受伤了才会从树上掉下来的,小肉垫那里还破了几个口子,喵喵叫的睁着一双红眼睛看上去就觉得可怜。桂小太郎看到这只猫就跟宝贝一样,为了这个小伤还忙了几日,包起来了裹好药了又天天怀里抱着小猫就怕小猫闷了。

实际上那只小猫在桂小太郎怀里才会觉得无聊,恹恹的看上去就觉得不精神,不高兴的时候还会轻轻地挠桂小太郎一爪子。恐怕是因为这小猫直觉里就觉得桂小太郎是个无趣的人,对桂小太郎一肚子的墨香都不感兴趣。

但是桂小太郎对这只猫还是很好的。

今天一早起来,桂小太郎正准备给小猫换水换药却发现猫丢了。明明晚上睡觉的时候还用小绳子绑着放在床头的,结果现在却不见了。

急得没了办法的桂小太郎一开始还不敢去找坂田银时,因为这个大爷休假的时候脑子里就剩下吃和睡,别的什么全不在心上。而且这位小魔王的起床气大得要死,万一打扰了坂田银时补眠的话这家伙绝对会把人往死里折腾的。

上次高杉晋助就干了那么一次,高杉晋助那个混账就是在休假日里闹醒了坂田银时,两个小家伙差点把学堂都拆还好最后只是衣服都给扯烂了。但是现在桂小太郎没了办法了,桂小太郎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只有去找坂田银时。这个家伙的办法最多,直觉最好,找东西最强,如果他要去找的话帮手也会多起来的。

这家伙的能力像是天生。

结果一拉开门,整个世界都变得好起来了。桂小太郎看见躺在床上还在睡回笼觉的坂田银时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睡得和猪有的一拼,虽然睡相还是一贯地不雅,但是他却小心翼翼地笼着脖子睡得很香。

因为那只小白猫正把肚子趴到坂田银时的脖子上睡觉。

刚想走进来又闹事的高杉晋助差点吓了一跳。


刀尖对决(12.6)

今天的阳光很好,温和的感觉,清爽明媚。靠在窗边的坂田银时在老师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地就抱着猫睡觉了,一点做贼心虚的意识都没有,反而是一边的桂小太郎出于护短心理赶紧挺腰妄想遮住这两位大圣。

不过这位武士的良心肯定没有好好吃饭长长脑袋,因为快要趴在地上的坂田银时已经有把猫当成枕头继续他春秋大梦的打算了。

前边的高杉晋助看见了只是冷冷一笑,不着痕迹地往旁边让让好露出已经横在过道上的坂田银时的头,而居高临下的吉田松阳将弟子们的小小心眼全都收在眼里。

那只白色的小奶猫就这样被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收养起来了,偷偷的。

最起码在这两个人心里就是偷偷的,虽然他们都知道整个学堂都晓得这件事了,高杉晋助和吉田松阳也知道这件事了,但是他们还是有胆量或者说是没脑子不管的。

反正学堂里没有立下不许养猫的规矩,这两个人还真的就有板有眼地养起猫来了。

比起省下自己的甜食喂猫,坂田银时更愿意花点时间照顾那只小奶猫。今天把猫带到学堂上纯粹是坂田银时睡不够失手了,没来得及在进学堂之前把猫藏好。

反正那只猫也好懒的,进来了学堂也不会想听课,坂田银时睡觉的时候猫也在睡觉,坂田银时醒来的时候猫还没醒来。

而且这只小小猫要是让桂小太郎照顾的话坂田银时还是会觉得不放心,虽然他嘴里表达不出那么复杂的意思,但是坂田银时知道桂小太郎身上那股书呆子气究竟有多重。这个喜欢照顾别人的人实际上并不会照顾人,虽然他有一片真心。

坂田银时晃了晃脑袋,毛茸茸的头发也跟着一甩一甩的,卷卷的有点长。他很自然地爬起来,松了松肩膀打算换个姿势睡。周围同学的眼光坂田银时不是没看见,只是他看见了吉田松阳的眼光依旧温和以后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看了看那只猫,坂田银时又看了看那个一脸严肃假装认真上课的桂小太郎,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想得太多了,理一理姿势,把猫放好,把刀放正,继续沉沉睡去。

今日何日兮,得与混蛋同桌。

吉田松阳看见了,虽然不想那个孩子总是睡,但是看那一猫一人睡得那么香,突然就不忍心叫醒那两个小动物了,反手摸了摸桂小太郎的头。

意识到老师发现了什么的桂小太郎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