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15)

柳生九兵卫的手指已经愤愤地摸上腰间的佩刀了,但是坂田银时还是挠挠一头乱发什么都没有表示。

准确来说是没法表示。

英雄救美这样的事情太老套了,坂田银时做不来也不打算做。那么武士的做法,大概只有那个死脑筋的桂小太郎才会喜欢,坂田银时的脑子里只装着甜食和给他甜食的吉田松阳。在坂田银时少得可怜的认知力,没有人说的话比吉田松阳说的话更有分量。

是吉田松阳告诉坂田银时的,就算打架打赢了弄一身伤也没什么意思,毕竟老师还在身边呢,老师会难过的。

所以坂田银时把这句话记得牢牢的,不然他就会失去他所珍视的一切。

于是见势不对的坂田银时抓起女孩子的手就跑,长年在外的艰难生活让坂田银时时刻处于生命的极端爆发状态。倒是那个女孩子也不弱,明明穿得也挺累赘的,反应倒是挺快,看样子是狠下心来学过一下子的。所以这逃命二人组机动力奇高,还没让人反应过来一下子就窜到深深庭院的不知何处去了,临走的时候坂田银时还来得及顺一把桌上的小点心。

那个女孩子倒是不如温婉外表那样的十分凶悍,不仅仅是机灵和不错的身手,反应过来有人带着自己逃跑之前竟然还装出一副失手的样子泼了那个男孩子一脸一身的酒,往下掉的酒瓶就恰好地摔在了那个男孩子的脚下。

坂田银时看着就觉得自己的脚好痛啊,但是想都不敢多想就赶紧跑了。

不然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女孩子一定会杀了自己的。

不过坂田银时和那个女孩子的顺利逃跑是建立在柳生九兵卫的鼎力帮助之下的,要不然闹出动静来了,他们两个想在不惊动天照院的情况下全身而退还是很难的。他们两个前脚刚走,柳生九兵卫后脚就走过来拉着那个男孩子扯东扯西的还搭着一张冷冰冰的老子待会出门了就要找人抽死你的脸。到底是出身“四大”的人,柳生九兵卫年纪虽小但是威势很足,尽管他还包着一只伤了的眼睛,那个男孩子也不敢轻举妄动,最后也只有灰溜溜地滚一边包脚去了。

不然站在柳生九兵卫后面的柳生家家臣会用行动告诉他该怎么结束自己的人生。

作为目睹一切的当事人吉田松阳脸色依然平静,风淡云轻地抿了一口酒,虽然他的本意是想喝茶。尽管他就是那个惹事多过吃饭的坂田银时的父亲,现在自家孩子又把人家给得罪了还在胧的地头上闹,吉田松阳依然出奇地平静。

毕竟吉田松阳觉得自家孩子保护女孩子这一点并没有做错,而且那个女孩子和自家小孩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嘛。

真的是好好的吗?

吉田松阳不动声色地瞥了瞥那丛小小的树林。

坂田银时正被女孩子凶狠地捂住口鼻喘都不敢喘一声。

老师老师,那个女孩子好凶是个男人婆啊好可怕!


刀尖对决(1.12)

葡萄美酒夜光杯,但是到了坂田银时手里就只有牛饮了。

周围议论纷纷,但是吉田松阳只是平静微笑,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

吉田松阳有吉田松阳烦心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胧自从那次见面以后就表现出了对坂田银时极大的兴趣。明明坂田银时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孩子罢了,充其量也就是奇特在有一双红色的眼睛,但是胧偏偏就是在意起来了。

只要是胧邀请了吉田松阳的场合,就必定会来人带个口信说是把坂田银时带上,什么理由都没说。一开始的时候吉田松阳还装装傻,但是天照院权势滔天也不好太不给面子,就只说是小孩子病了不如就算了。

胧还是很给旧友面子的,毕竟胧虽然在江户的日子也长了,不过能在他身边说得上话的也就只有吉田松阳一个。所以胧刚开始也不说破,后来就干脆坐个马车等在门外,逼得吉田松阳真是没了办法了。

没了办法了吉田松阳也就只有寸步不离地看着养子。

吉田家虽然没什么势力,但是一贯护子护短,这是在大江户里有名的。吉田松阳虽然是个有名的贤能人,但是对这个传统却改不了,对坂田银时娇纵得整个大江户都在笑话。谁家养儿子是这样养的,就是养姑娘也没有这样见不得人的。将来儿子是要顶门立户的,难得有天照院的赏识,谁不巴巴地把儿子往天照院身边送?

别的不说,就说吉田松阳。要不是天照院的一句话,哪里来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但是吉田松阳虽然和胧不是什么深交,毕竟这么些年的相处还算了解。要是没有什么因由,胧是不会出手干点什么的。大概这都是高人的套路,从一个起手式开始环环相套地整死对方,连落水狗的肉都要吃掉。

一想到胧过往的那些狠辣手段,吉田松阳心里就好大的不自在。胧对他不是什么知遇之恩,而是不杀之恩。要不是胧在,哪里来的什么宽正大狱啊。到底是天照院,盯上的人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不被盯上不能不说是福气。

吉田松阳忍不住就伸手去摸摸养子的头,毛茸茸的温软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和安慰。不管怎么样,吉田松阳都会尽全力保护坂田银时,坂田银时想干什么就是什么,要怎么长大就怎么长大。又不是谁一生下来就必定要当王侯将相的,要是坂田银时喜欢,就是做街边的小混混吉田松阳也不会觉得怎么样。

坂田银时倒没觉得宴会现场的气氛怎么奇怪,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什么东西该揣回家就往兜里放,一点不自在也没觉得。见老师眉头皱皱地摸摸自己的头,坂田银时也下意识地跟着皱起眉头,头左右晃晃地蹭蹭老师。

吉田松阳看见坂田银时这样乖巧的样子,心里就先软了,什么不高兴也先放下了,眼神一贯温和地看着坂田银时。

旁边一个年纪比坂田银时还要小的男孩子巴巴地站在一边,看着这两个人,大概是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没好意思说。

坂田银时看了看那个男孩子。


刀尖对决(1.11)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坏习惯,江户里的大人物出来总是磨蹭蹭的。以前胧做事倒是动作爽利的,要见就见不见滚蛋,现在在江户呆的时间长了大概也有点江户的作派适应这边了。有时候胧还会用这个坏习惯给那群老不死一点下马威,然后才扯着一脸冷淡的笑容爱理不理地出来晃两圈。

还好吉田松阳的耐心一向很够,耐心不足这样的词语永远是用来形容他家孩子的。不过现在小家伙还没吃饱喝足所以耐心满满的没有闹,所以吉田松阳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家里的事也已经安排妥当了,学堂里的弟子们都有桂小太郎和坂本辰马看着不需要太担心,所以忙了好几天没法好好休息的吉田松阳应付过一圈以后就拉着自家小孩到一边凉快去了不想理事。

若不是得和胧打声招呼再走,看着孩子已经吃得差不多的吉田松阳以前这时候是早走了的。但是不管胧是什么用心什么来历,到底是救了自己一命,这样的恩情吉田松阳没有办法忘记。

吉田松阳不是一个轻易就愿意放弃报答别人的人,毕竟名门出身的他也有比“落魄”二字更糟糕的时候。

不过,虽然在这里时间久了,胧身上的天人做派才是真正改不了的。随从不要,侍女不要,单枪匹马的胧就那么自自然然地出来了。一刀一枪拼出来的实力派,不需要别的什么人来给自己助威。

胧一贯出来的作风,就是要见见在场最小的一个宾客。大抵是天人那边和江户这边不一样,喜欢的是小孩子,觉得小孩子有无限的可能。胧也是这副脾气,冷冰冰的性格,但是对着小孩子的时候还好些。本来场上好像还有一个小孩子比坂田银时要小的,但是人家的爹还是爷爷看见胧想往这里走,也就顺水推舟给吉田松阳一个人情了。

谁要你这人情了,最起码吉田松阳不想要。

坂田银时不想要飞黄腾达的日子,吉田松阳也不想要。

不过大金主胧恐怕不是这样认为的,最起码他在看到坂田银时那双红眼睛的时候眼睛居然亮了一下,而且嘴边还有了那么一点笑容,虽然那个笑容一点都不友善。看到胧这个样子的时候,吉田松阳就下意识地觉得哪里不对了。

吉田松阳可不要坂田银时受到任何伤害。

胧这样敏锐的人,自然感觉到了吉田松阳的目光了。收回看着坂田银时的视线,胧对吉田松阳这个旧交回以礼貌的笑容。经过的时候胧也没说什么没做什么特别的,就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死命往嘴里塞蛋糕的坂田银时的脸,又轻轻地说了一句什么就走开了。

吉田松阳没听清,大概他只顾着吃的养子也没有听清。虽然什么事都没有,不过吉田松阳就是觉得怪怪的。

其实坂田银时更加敏感,不过倒不是因为胧,而是因为老师突然改变的举动,赶紧就用那只还沾了碎屑的手扯扯老师的衣带。

吉田松阳见坂田银时一副后知后觉但是终于戒备起来的样子,心里不由就软了,轻轻地抱起坂田银时,告诉他见了正主他们就可以回家。

不过一开始就嚷嚷着要走的坂田银时现在极其不舍地盯着还有好多好多地堆得像山一样不可惜的甜食不乐意迈步。

不过在吉田松阳怀里,坂田银时回家也不需要迈步。


刀尖对决(1.10)

大抵真是怨不得,书到今生读已迟,有些人天生就有宿慧,不管平常人怎么追赶,天才始终就是天才,就算那个天才懒得要死。

扫了一眼周围,吉田松阳趁人不注意就赶紧擦了擦坂田银时的嘴巴,又赶紧地给自家小孩子理理衣服。若果真是这般不同凡响,吉田松阳这样的养法怎么养得坂田银时住。明明那样聪慧,还有那样俊秀的面容,坂田银时换了一身衣服以后就和京城里的名门子弟没什么两样了,甚至在吉田松阳眼里还要出彩一些。

可惜坂田银时天生就不晓得上进,所以吉田松阳也不乐意逼他。

算了,这样的安静日子能过一日就是一日吧。

不过,如果这个世上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天生就适合生在乱世,吉田松阳想那个人一定就是坂田银时。不是高杉晋助也不是坂本辰马,而是看上去比那两个孩子蠢多了的坂田银时。坂田银时大概是在外边久了,带了点小动物一样的本能。不管遭遇了些什么,坂田银时总能以最快的反应活下去。

其实像这样盛大的宴会,低头抬头之间就不知道见到多少大人物的场合,吉田松阳更愿意带着桂小太郎出去,而不是高杉晋助和坂本辰马这两个地方豪强的儿子,就更不要说一年多时间就给娇纵坏了的坂田银时。

高杉晋助和坂本辰马这两个孩子就是不同程度上的面瘫,从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应付起那堆京城名门来真是绰绰有余。要是带这两个人出去的话,吉田松阳什么都不必教也不用担心,哪里找个小角落就可以一边歇息去了。有那两个小小的弟子在,除了天照院出马,没人会记得吉田松阳的。

但是就算有这样的便利,吉田松阳还是更喜欢在这样的处境带着虽然也是名门出身但想法要单纯得多的桂小太郎出去就是因为桂小太郎在这样的场合会拘谨,会不安。拘谨、不安就意味着不会惹事,桂小太郎一贯谦恭温良的样子最符合吉田松阳现在不想出风头的需要。

但是吉田松阳没有想到自己的养子竟然也会那么出彩,不仅是求生的手段上。在一众达官贵人之间虽然说不上左右逢源,但坂田银时好歹言笑晏晏谈吐有致,还是有点看得去的样子的。

毕竟那个孩子一年之前还口齿不清说话还吞吞吐吐,除了跟着坂本辰马和桂小太郎到几个同门家里做客以外就没见过什么外边的人了。这样的大场合,坂田银时能不慌不乱吉田松阳就已经觉得很高兴了,现在这样出彩表现,无怪乎吉田松阳喜出望外。

虽然更多的是担心,毕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坂田银时对此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也不可能有什么别的感觉,他只是学着别人的样子罢了。不过他很喜欢高兴的吉田松阳摸摸他的头,所以他对着一桌子的甜食吃得更欢了。坂田银时一贯秉持野兽派作风,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他很明白,只是嘴里说不出来而已。他虽然不懂得怎么应对那些达官贵人,但是坂本辰马会,高杉晋助也会,而那两人应付这样场合的时候坂田银时也用好好地看过。

虽然不管何时何地甜食总能第一时间抢走坂田银时的所有注意力。


刀尖对决(1.7)

吉田松阳原先是要收拾收拾屋子然后回乡下老家小住几天的,但是刚刚就接到了天照院送来的帖子也就只能罢了。一边精心养着的小混蛋倒是高兴,怕是听见车马劳累就已经怕了,赶紧把包好的包袱拆了又是一顿吃了。

明明不应该这么纵容的,但是看完帖子的吉田松阳还是对着吃得高兴的坂田银时微微地笑了一下。

就是很简单地笑了一下,虽然心里还是乱的。

将军原来的老师因为一些原因要告老还乡了,将军要送走他的老师。天照院按例举办欢送的宴会,叫上了吉田松阳和他家的孩子。

本来这并不关坂田银时的事,坂田银时没有见过胧,胧也不见得会记得这样的小角色。吉田松阳和高杉家、坂本家那样的名门不一样,主张小孩子就该像小孩子一样活着,哪怕那个孩子是个痴儿还是个俊才。所以这位只会混吃等睡觉的小魔王就只会混吃等睡觉,朝堂上的事不和他有关也不该和他有关。

但是读书人出身的吉田松阳还是想得太少了,坂田银时还有个至亲的人叫做吉田松阳,而吉田松阳是大江户里头最最拔尖的老师。

将军什么都可以不需要,但是不能少一个侍候在身边的老师。

而且那样的老师必须是人中龙凤。

所以年轻、有才干、出身名门、名士派头,还会怎么教孩子的吉田松阳就成了最好的人选,毕竟这人自己屋里就一房子的世家子弟。提拔吉田松阳做将军新任老师的奏章送上去以后,基本上没有人有什么意见,不管是什么派别的都乐呵呵地笑。

毕竟那些人心里也该明白,自己的孩子在吉田松阳门下念书有交情是一回事,天照院的意思又是另外一回事。

天照院的意思比将军的意思更厉害。

吉田松阳虽然随和,但是不随便,更不拉帮结派。刚来大江户做京官的时候名门望族都不甚在意这个人,都当将军又养了一个门客取乐。毕竟没有什么根基了,吉田松阳大概也就靠着名士的行头闲云野鹤一样混一辈子就是了。但是没想到痴人还有痴福,吉田松阳偏偏和权势滔天的天照院有交情。虽然平时两个人都不怎么来往,但是关键时候天照院出手相救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现在满天满地都是天照院的人,多一个吉田松阳巴结还巴结不及呢。

大家都是那么想的,所以一有点什么什么风吹草动吉田松阳就觉得自己烦得要死不想应付。虽然天照院的意思没有知道,但是吉田松阳确实不是那么想的。吉田松阳和天照院之前不过是点头之交,后来因为有了那样的恩德才多了些来往,但是到底是少数。

如今吉田松阳要上位了,本来想带着小孩在诏书发下来之前跑去山上过几天静心的日子的,但是天照院的帖子一到,吉田松阳也没有办法不给点面子。

天照院还点名要见见吉田松阳宝贝得全江户都在取笑的宝贝孩子。

看看那个天赋惊人但是懒散得刚吃完又要睡的小孩子,吉田松阳的心莫名地不安起来了。


刀尖对决(1.2)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让做什么事都懒懒打不起精神的坂田银时一见钟情的话,第一是甜食,第二一定是酒,而最疼爱他的吉田松阳不在此列。

准确来说,那应该日久见人心。

这样的道理,坂田银时嘴上说不出但是心里很明白。

身边只有不痛不痒老妈子一样的桂小太郎,还有新加入的恶友高杉晋助在推波助澜,                                                                                          谁都管不了他的坂田银时喝酒喝得很豪气很欢,大概就是酒豪在这样的年纪也没有这样狠的喝法的。坂田银时根本不算喝酒,而是在吞酒,头都埋到酒坛子里面去了。

酒香四溢,光是闻着,这样的好酒也该让人醉了,何况喝酒的还是个小孩子。

桂小太郎见事态转眼间就没法收拾了就赶紧不让坂田银时喝,将早就喝得软绵绵的坂田银时满身满怀里抱着不让他动,嘴里嘟嘟囔囔啰啰嗦嗦地说着话,总之就是不准坂田银时再喝酒了。

自从来了另外一个大保父坂本辰马,在照顾坂田银时的时候桂小太郎就习惯性地团体作战也好踹掉黑锅。反正坂本辰马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坏蛋皮糙肉厚怎么来都不怕,而且手里有钱对坂田银时各种意义上都有点办法。现在坂本辰马跑路了,这样的新情况桂小太郎没见过,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了。

毕竟,桂小太郎是个乖乖的学堂派,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的。

桂小太郎很喜欢照顾乖乖的坂田银时,但是讨厌没有人背黑锅。

一边抚慰着怀里瘪瘪嘴睡觉的小魔王,眨眨眼睛眸子明亮的武士良心在想办法解决问题嗯不对问题已经没法解决了人都醉了是找人背黑锅。虽然是始作俑者,但是不管以后有没有后恶少高杉晋助现在肯定不在背黑锅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这样做的话,虽然看上去是书呆子实际上并不是的桂小太郎确信自己活不到成年。

高杉晋助的脾气,坂田银时懂,坂本辰马懂,桂小太郎其实也懂。

其实也应该夸奖坂田银时,虽然酒量不好但是酒品还是不错的,不哭不闹只是睡觉。就是热得不舒服了坂田银时就很自觉地往桂小太郎身上蹭,白软软的包子脸鼓着,乖乖的样子看上去简直不像是平时那个让人头疼的小魔王。

桂小太郎这样想着,抱着坂田银时没有放手,就像以往两个人在课室里滚来滚去玩的时候一样。可惜高杉晋助看了他们这个腻歪样子就觉得心烦,伸手就想扯过桂小太郎免得这两个人光天化日之下都不知道在干点什么。

其实两个人都没点什么,是见多识广的高杉大少爷想多了。

突然,一直在闹的桂小太郎和高杉晋助都感觉到一个熟悉的脚步声正在不紧不慢地逼近,大概是那位的作风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但是桂小太郎和高杉晋助表示这更像一个惊吓,在不知道怎么收场的情况,这两个少年天才快速交换了一个惊慌的眼神。

怎么办,好像哪里不太对。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幸好异才高杉大少爷还记得这样一个道理,抓起酒坛先灌了桂小太郎一嘴灭口,再把剩下的泼到自己身上,就赶紧和真的晕倒的两个同门装死去了。

正好吉田松阳在那时拉开了门。


刀尖对决(12.31)

平贺太郎其实问题不大,不过是外感风寒而已。小孩子家纯阳之体,正邪相搏自然要激烈一些。还好都是小毛病不碍事,要是不怕麻烦就抓几味药回来煎了捏着鼻子灌下去就好了。要是跟吉田松阳家的小混蛋一样不愿意吃药怕苦的话,把药捣成药丸加点姜汤送服也就没事了。

但是看完病以后平贺源外还要留吉田松阳吃饭,平贺源外家里的事吉田松阳是知道的。虽然家里还比较好,到底是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孩子。孩子还小,又病着,就是苦辞不掉吉田松阳也不愿意叨扰的。

奈何平贺源外的聪慧不只是在脑子里更是在心里,又是一盘精致的小点心哄得坂田银时这个小混蛋左也不走右也不走,吉田松阳也就只好稍稍留步了。

没办法,带着一个孩子总不会像以前一样不近人情的。

其实这次平贺源外千辛万苦地把吉田松阳找来,又抓着坂田银时不放手,除了麻烦吉田松阳给儿子看病以外,还要麻烦吉田松阳一件事的。

平贺太郎长大了,平贺太郎应该上学念书了。虽然一直都是在家里,但是平贺太郎也不是不识字只会疯玩胡闹的顽童。早在两三岁说话还不利索的时候,平贺源外就慢慢地在教平贺太郎念几本启蒙的书了。但是这样哪里可以,又不能一辈子躲在父亲的后面,平贺太郎总是要成家立业的。

现在被放到这样的地方对平贺源外来说其实也挺好,最起码可以安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不必担心会不会辜负自己早逝的妻子。平贺源外的妻子和平贺源外是青梅竹马,在平贺源外最难的时候她一直在平贺源外身边,等日子好起来的时候要孩子已经晚了。所以生产的时候不是很顺利,平贺太太生下平贺太郎没多久就离开人世了。唯一给平贺源外安慰的就是平贺太太走得很安详,就是最最舍不得儿子,一定要平贺源外好好照顾儿子长大。

还好是在这样的地方,要不然大江户那样的花花世界平贺源外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点什么来。夜夜笙歌不至于,但是死醉烂醉却免不了的了。

此处正好,不被打扰。小小的村子靠着江户被封闭起来,兵比民还要多,也说不得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到底小偷小摸是不会有的。

之前孩子还小的时候平贺源外就觉得这里好在安静,就是寂寞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何等不易白天黑夜地忙着忙着就不觉得了,到现在也就习惯了。但是现在孩子大了该读书了平贺太郎就觉得不方便了,怎么样躲避现世也不能耽误了孩子的学业。

还好吉田松阳就是个很好的老师,虽然人很年轻看上去的样子清秀得像女孩子一样,但是经他教过的学生很少有不通的。平贺源外不求自己儿子出多大的名,但是最起码知书达理还是要的。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吉田松阳脾气不大但是逼得规矩很大。平贺源外也是没了办法了才会那样干,幕府不好说话,但是只要吉田松阳点头了事情就好办了。

虽然吉田松阳是个好说话的,但是再插进来一个学生也不是很妥当。毕竟坂田银时进来学堂念书是因为他是吉田松阳正儿八经收在膝下的养子,高杉晋助、桂小太郎、坂本辰马虽然不是江户名门的子弟,但是好歹还是经过特许进京念书的豪强子弟。

吉田松阳自知现在名气大了,但是有教无类这一条铁则总不能忘了吧?

“这样吧,你先让孩子过来,不是读书,只是附学,跟着银时念就好了。”

这就很好了,平贺源外的心安定了。

只是一个名分而已,平贺源外并不在意。人家愿意给你想办法就是天大的面子了,有时候也不能强求太多。

这些事情吉田松阳都明白,只是笑了一下,拖着还想赖着不走的坂田银时出门去了


刀尖对决(12.30)

还没出村子口,坂田银时就闹着要吃甜的要抱抱了。吉田松阳好不容易才等到糖水出来了小混蛋不闹腾了才发现自己原来没带钱,还好卖糖水的师傅也不计较这些扬扬手就算了,还说自己请了就好了。

对别的什么人,就是那群大少爷这位师傅也不见得那么好脾气的。

因为那位是吉田松阳,有名气好脾气的吉田松阳,有实打实的本事也有实打实的学问,不仅仅是什么好皮囊好家世。

吉田松阳之所以想留就留想走就走是因为他到哪里都得到尊重不至于饿死甚至吃好的穿好的,其实这些待遇很多时候都和他的学问没多大关系,重要的是吉田松阳人很谦和还说自己远远不如已经离世的叔父但其实医术却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把脉的功夫,吉田松阳大抵是走的地方多了见的人也多了所以就特别厉害。

这样的乱世,一个好医生救人就比什么都强,能活人命的就是菩萨。但凡吃五谷杂粮的凡人就有生病当灾的时候,也就有了求吉田松阳的时候。所以不管吉田松阳的身份如何变化,靠着叔父给的这门手艺他总能有一个安身的地方。

能文者大抵能医,这大概是不错的。

正是因为出于这样的考虑,吉田松阳才会到哪里出诊都带上坂田银时,满心里都希望坂田银时能学点医术。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做了人的父母自然事事都要为孩子考虑周全。吉田松阳会老会死还会不听话得罪人,坂田银时终有一天是要自己过日子的,有点手艺傍身比万贯家财都强。

但是学医是一门大学问,不能只读几本医书,一定要跟着师傅出去多看几个病人才会有了悟的时候。吉田松阳虽然觉得自己辱没了门楣,但是小的时候还是常常被叔父提着出门出诊的。

到了现在,到了坂田银时和吉田松阳的时候,这些机会就都变了味了。大多数跟着出诊的时候坂田银时不是吃就是睡,要不就是闹着撒娇要抱。

吉田松阳不舍得委屈坂田银时。

今天吉田松阳下课了匆匆赶到这里来就是给平贺源外的儿子看病的,平贺太郎这个小家伙都已经病了好几天了,今天就是有什么事吉田松阳都不做就要来的了。

刚进门,平贺源外就起身让座斟茶倒水的,忙着要看病的吉田松阳就摆摆手连连地说不用。倒是平贺太郎见了有人来就很高兴,躺在床上病得没有多大精神了但是见到坂田银时就很高兴地笑。

但是吉田松阳怀里的小家伙才没有多大心思管那个正主病人,坂田银时满心满眼里都在平贺源外拿出来待客的小甜点上,抓着就满满地咬了一口。平贺源外是个专门学习“兰学”的机械师,因为得罪了权贵流落到这里自己一个人辛辛苦苦养儿子到那么大,手艺是没得说的。要不是平贺源外那么好的手艺,吉田松阳知道坂田银时这个小混蛋下了课才不乐意跑着大老远地来陪平贺太郎玩。

吉田松阳摸了摸平贺太郎的额头,回头看了一眼认识了挺长时间的平贺源外。

平贺源外就平贺太郎那么一个亲人,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在意儿子在意得不行的。儿子病了平贺源外几晚上没有合眼,实在耐不住了只能放下面子来求吉田松阳。还好吉田松阳是个好说话的,说来就来了。

难的是天下父母的心。

吉田松阳自己摸了脉以后就让坂田银时也学着摸脉,可是这个小家伙只顾着满嘴好吃的连手也是油腻腻懒嗒嗒地伸了过去,还好床上的小病人倒是笑眯眯的一点意见也没有。

不过,还好尺关寸这些的倒是没错的。

站在一边只能干着急的平贺源外心里总算安稳了一些,都说吉田松阳好脉息果然不错。弟子还那么小就能这样,吉田松阳看来确实是有点本事的。


刀尖对决(12.29)

“老师,好大,小晋家。”

还是那样的不连续,还是那样的奶声奶气,吉田松阳听着却是对坂田银时非常满意,不住地摸摸坂田银时的头。坂田银时最喜欢吉田松阳了,就算只是摸摸脸也会觉得很喜欢,所以窝在吉田松阳怀里彻底不动了。

其实见不见到高杉晋助坂田银时都觉得无所谓,只要还有给他吃的就可以了。高杉晋助虽然有很多新奇的玩意还有漂亮的脖子,但是到底不是唯一的,那只蠢马也有。而且蠢马还不摆架子,一屋子的零嘴随便吃。

嗯,蠢马很好。

今天吉田松阳本来是不打算带坂田银时来的了,毕竟要是病过了人了就不好了。但是刚好顺路,要是现在不来,这整整一天吉田松阳都没时间来了。没办法,吉田松阳只有买了几盘小点心哄着坂田银时来了。等到给高杉晋助诊疗的时候把坂田银时抱远点就好了,吉田松阳大概也只有这样避免了。

走到半路坂田银时就嫌累了,耐不过坂田银时哭音泪眼的,吉田松阳哄了一路又抱了一路。等到了高杉家的时候吉田松阳也就忘了让侍女通报了,直接就从后门进去也没给高杉晋助打声招呼。

所以一无所知的高杉晋助还在气呼呼地砸杯子。

在看到坂田银时进来的那一刻,一直在床上无聊得打滚的高杉晋助急得只想蒙住脸,但是身体的第一反应却是坐直装出一副喝茶看书的样子,虽然茶杯没水书也没来得及打开。到底病容憔悴,高杉晋助那么骄傲怎么能让死对头看见自己这个样子。

虽然这两个死对头明明就已经不是死对头了。

但是和坂田银时一起进来的是吉田松阳,高杉晋助再狂傲也不至于在恩师面前失礼,实际上是装死装睡都来不及了。想了又想顿了又顿,高杉晋助还是努力地让自己那张猪头脸显得温和一些,恭恭敬敬地向老师执弟子礼。

一弯腰下去的时候高杉晋助就在骂娘,骂的是坂田银时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娘。

但是窝在吉田松阳怀里懒得要死的坂田银时才不管这样的心绪变化,还是“啊哈哈哈”地笑了出来,看起来就像是那个常常和他在一起的蠢蛋一样。虽然坂田银时的声音要比那个蠢蛋那群傻瓜清亮好听得多,但是高杉晋助还是差点就忍不住把手里的茶杯砸在坂田银时的脸上让他哭出声来。

还好名门高杉家的克制力还是很强的,这种让人抓住把柄的事情才不会做。

但是坂田银时就是不怕死的货,准确来说是这个小坏蛋其实比谁都要知道人情世故,他知道这个凶巴巴的男孩子才不会在老师面前失仪呢所以才会那样欺负又烦又恼的高杉大少爷。

高杉大少爷那样的眼神真好玩。

“小晋,猪头。”

言简意赅,但是戳中死穴,罪魁祸首坂田银时还是一脸无辜直率的小孩子模样。高杉晋助对着老师也只有恨极反笑,那张猪头脸都要气歪掉了。

真正的小魔王坂田银时看见了也只是在老师怀里缩了缩,一脸恶意的笑容笑得更开了。


刀尖对决(12.26)

吉田松阳的面容还是一贯的柔和,只是目光非常严肃地看着三个身上都破破烂烂的孩子,眉梢眼间里一点笑意都没有。平时到了饭点的时候,吉田松阳总会笑眯眯把他的弟子们叫过去吃饭。

今天不一样,平时最先跑到厨房吃饭的坂田银时现在落到了最后,就算是心里急得好像有一千只小白猫在挠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一大群同门看似一脸凝重实则高兴得不得了地跑去厨房开吃。

嘛,好饿,高杉晋助我绝对恨死你了。

眼见高杉晋助和坂田银时两个人的脸色不对,实力派干将坂本辰马今天又不在状态,头发也乱糟糟只不过身上没带伤的桂小太郎连忙走到老师的前面打算解释点什么。

但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吉田松阳就已经拦住了桂小太郎,示意他一句话也不要说。看见老师一副好不容易抓到管教这两个孩子王机会的样子,其实一点也不蠢的桂小太郎也就识相地退到了一边去了。

高杉晋助是在这里跟从吉田松阳学习最长时间的学生,坂田银时是吉田松阳最最喜爱的孩子,但是这两个人是天生的死对头。就像每一个父亲都希望自己的大儿子和小儿子能够好好地相处,可是能够好好相处不嫉妒对方做到兄友弟恭的大儿子和小儿子到底是少数,桂小太郎大概也能明白一点老师的苦恼了。

吉田松阳是想让这两个孩子和好的,最起码相安无事的。

吉田松阳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了这个样子,大体上猜还是猜得出来了。就算不问,吉田松阳也能够判断出来,大概是他心爱的养子又招惹了他了不得的弟子,然后就有意无意地把桂小太郎和坂本辰马扯进去了。

坂本辰马这孩子可怜,明明身手最好,但是看起来就知道明亏暗亏吃了不少。吉田松阳拍了拍鼻青脸肿的坂本辰马,显然很明白坂本辰马实在可以算是无辜的,说不定夹在两个小魔王中间已经很委屈了,也就没有为难坂本辰马,让一边的桂小太郎过来带坂本辰马去上药。

但是,实际上,或许让坂本辰马自己给自己上药或许要比桂小太郎这样神仙一样人品的人来要好得多,桂小太郎是大江户的黑暗护理之父。

可是吉田松阳并不清楚这个问题,因为坂田银时是包扎的高手。

眼前只剩下两个孩子了,可是吉田松阳从头到脚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就算是批评的责骂的一句话都没有。他只是深深地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一双深深茶色的眼睛里交融了太多的情绪,看得坂田银时眼泪都汪汪的。

看见死对头服软了,高杉晋助也不好伸展太过了,原先在肚子里谋划的一篇话都没能说出口,只能伸出手指戳戳坂田银时那张白白软软的包子脸就算解解恨了。

坂田银时没管高杉晋助,只是抽抽鼻子红红眼睛地看着吉田松阳。

但是吉田松阳却慢慢地笑了起来,轻轻地拉起两个孩子去吃饭。

比起说教,吉田松阳更讲究无言之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