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2.21)

父亲为他求的卦象不是很好,坂本辰马看着就觉得有点发愁。

是大凶的否卦。

虽然母亲还来信劝慰他凶到了极点就是好事要来了,让坂本辰马不要挂念家里,既然那么喜欢在江户念书,和江户的同门处得那么好,就留在那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到了信的最后,母亲明明那样想念他却忍着没有叫他回去,还嘱咐他要努力加餐,读书的事情急不来,倒是不要把身体给熬坏了。

温柔的母亲这样通情达理,反而让坂本辰马心里难受起来。

倒不是觉得卦象真的有些什么不妥,如果是自己坚持的大义,就算是天意如此坂本辰马也愿意这样做。江户是个很好的地方,各色各样的人这里都有,各色各样的方法也有,这些都是困在乡下地方见识不到的。

有舍才有得,大舍才大得。这样的道理,就算坂本辰马还是个小孩子他也懂,就更别说坂本辰马看上去再怎么老实实际上也是接受过严格名门教育的武士。

只不过父亲,不对,特别是母亲过了四十岁才有自己这么一个儿子,疼爱自己是怎么疼爱的,看看父亲天天寄来的家书就是了。要是让父母为自己担心的话,恐怕也不会是一个儿子应该有的大义。

坂本辰马想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挠挠头有些犯难。

忽然心中一动,猛地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熟悉的毛茸茸脑袋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大概还是打柜子里的小点心的主意。坂本辰马的父亲为了照顾儿子,托了门生故旧在江户买了房子设了道场。听说儿子近来很喜欢吃甜食,坂本辰马的母亲又让人买了一大柜子的糖果点心送过来,怕儿子原来是想家。

坂本辰马倒不是怎么喜欢吃甜的,喜欢吃甜食的是一个小魔王。自从知道坂本辰马家里有一大柜子的新奇甜食以后,坂田银时对新人坂本辰马的态度一下子好了很多,天天想着办法逃家往这里跑。

毕竟,对于坂田银时而言,甜食才是大义。

坂本辰马通常都不管他,只笑眯眯地看坂田银时吃,有时候也会陪着吃两口闹一下,通常会被恼羞成怒的小魔王打得鼻青脸肿。等到柜子的甜食快要没了的时候,坂本辰马又会想办法把柜子满上。

坂田银时对此觉得非常满意,除了松阳老师暖暖的被窝以外,他觉得坂本家也是一个极乐世界。

今天也是一样,坂田银时自顾自地把甜食吃饱了以后,才心满意足地看了面前的正主一眼。坂本辰马也不觉得生气,虽然精神有点耷拉,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坂田银时,脸上还是笑眯眯的。

他很喜欢坂田银时,他不想让坂田银时看出自己不高兴。

虽然坂本辰马很想让坂田银时自己发现他不高兴。

到底是野兽派作风,坂田银时一下子觉得坂本辰马有点不对劲了。慢慢地扯着步子往坂本辰马身边靠,提防着这个蛮力大如牛的高个子又来窒息感浓重的熊抱,坂田银时懒懒地扫了桌上被推开的卦象一眼。

“喂,蠢马,这个?”

这样说着,坂田银时把那个大凶的否卦转成了泰卦。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