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2.14)

不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对自己好的,这是一个美丽而又残酷的世界。

    坂田银时从小就流落在战场上,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长大的了。有时候一些好心的老女人会一边骂着坂田银时听不懂的话一边给坂田银时扔一点吃的穿的,但是更多的时候是一些坏心肠的老女人怂恿着一些熊孩子欺负软趴趴得像一只小团子一样的坂田银时,因为那时候坂田银时已经快要饿坏了。

    但是坂田银时又挺过来了,像一只从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一样很艰难地活下去。只要能够活下去,他扒着战场上所能找到的一切东西,从那些血染得通红的衣服里找出或许已经不能称为干粮的东西。

战场毁灭了坂田银时,但是也给他生存下去的必需。如果在那天坂田银时快要饿死的时候吉田松阳没有刚好路过拜会少年时的一位友人的话,坂田银时就真的成了命运的弃子而不只是母亲的弃儿了。

    深知这一点的坂田银时因此认为吉田松阳是不一样的存在。

    吉田松阳丢下了应该拜会的友人,把坂田银时从灰暗的绝望中抱回了家。不只这样,吉田松阳对坂田银时非常非常地好,给他新衣服穿,给他好吃的吃,还给了他很多很多别的东西,这些都是坂田银时以前不敢奢望的。

长着一双红眼睛的坂田银时在最小最小的时候其实是希望靠近人群的,他知道再再不济的村子里也会有人家,再再不济的人家也会把小孩子抱在怀里养大。但是每当坂田银时像飞蛾扑向火一样靠近的时候,那些年轻年老的女人就会赶走他,久而久之坂田银时就敢再靠近了,因为靠近会很痛的。

现在的每一天就好像以前奢望着的一样,很安静的很舒服的,有吃的有穿的不是找死的而是等死的,坂田银时觉得自己幸福得需要做个梦来缓解一下。

所以坂田银时绝不会动手破坏现在的安稳日子。

    一直把吉田松阳的佩刀抓在手里的坂田银时却没有拔刀出鞘的意识,倒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这把刀有多锋利砍起人来有多顺手,在战场上看得太多实际也用得太多了,尽管他从来没有在道场正式学过一天。忍耐到现在,只是因为坂田银时觉得要是自己随随便便就拔刀伤人的话吉田松阳大概会不高兴的。

    坂田银时最怕吉田松阳不高兴,尽管他深深地明白吉田松阳从来不舍得生他的气。

    所以背负着“鬼之子”恶名的坂田银时不由得用一下他不常用的脑袋然后深呼了一口气,一扬手就把佩刀利落地甩到树上,一张本应该软软的包子脸绷得紧紧的,就像是大战前夕的小小野兽。

    不过也开始有点像人一样爱惜东西了。

    尽管坂田银时现在面对的是他的同门,但是那些熊孩子却没有把他当成是同门。或许坂田银时应该庆幸,在这堆围攻的熊孩子里没有高杉晋助、桂小太郎又或者是坂本辰马这样的难缠角色。

    但是坂田银时现在只来得及用用脑袋思考的是怎么样把眼前的人打趴在地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