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1.25)

除了胧的突然出现,今晚意料之外的事情,还真是特别多。

自从开国战争以后,江户城里就没了宵禁。平常的江户的就是火树银花的不夜城,今晚正好有庆贺将军诞辰的焰火,整个江户自然闹得更晚了。小家伙第一次看见那么多活生生的会笑的人,一开始还怕得嘴里不断嚷嚷“不要不要”的。但是等到周边的小姑娘请他吃了小点心,还让了看皮影戏的好位置给他以后,整个小家伙就餍足得如同吃饱喝足的小奶狗,浑身都是暖暖的香气。

完全不愿意走了,之前吓得够呛的事情也全忘了。

不过这也正是吉田松阳想要的,那些烦心的事情固然存在,但是不应该要让小孩子来承受。要不然,上天还要他们相遇做什么?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在江户城里逛,就在闹市之中,就算是有点什么事,胧也是难辞其责的。所谓大隐隐于市,说不定吉田松阳还要想着怎么搬回到江户城里去住。

直到看完焰火,等到接应的马夫,两个人起身回程的时间已经很晚了。吉田松阳好歹还是一个死不了的名士,总不会到山穷水尽的一步,在江户城里有宅子落脚,里面有人看着也算干净。但是想到明天还要讲学,乡下学堂一堆孩子等着自己的时候,吉田松阳还是抱起哈欠连天的小家伙坐上马车回去。

这回这个小家伙倒是真心实意地哭着闹“不要不要”的。

既然时间晚了,小路就不走的了。虽然说路上能有什么事,一个马夫加上吉田松阳一个前攘夷志士就已经足够了。但是今天的吉田松阳到了这个点了安静下来实在是心烦意乱,怕自己真要下狠手了反而不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走了大路。

本来路况还算好,前后安静无人。没想到饶是这样了事情还是会自己找上门来的,明明是一段平路,马夫却慢慢放下了速度,最后还停了下来。

有事。

吉田松阳和这个马夫相处的时间不短了,最起码知道这个马夫的为人。而且,这个马夫是江户本地人,家小都在此地,信得过。但是出于慎重,仇家多如毛的的吉田松阳还是没有直接掀开帘子,而是在帘内轻轻地问了一声:“怎么了吗?”

马夫闻言低低地在帘外回了一句,还是吉田松阳熟悉的沉稳语气:“先生,是服部家的少爷,看样子是有事。”

吉田松阳不禁眯了眯眼思索,他和这个小辈乃至整个上三家都没有特别的交情,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私下见面的理由。

难道是真的要变天了?

趁着吉田松阳思索的空隙,马夫已经和服部全藏打着手势聊上了。这个大少爷没有架子,小的们惯用的手势他都懂,而且做得很熟练。

专做迎来送往的马夫自然比吉田松阳这样的名士要认得清楚人,毕竟马夫可没有名士的名头给自己换饭吃。不过就如外界传闻的一样,同为天才,比起佐佐木家的少爷,服部家的少爷是个不错的人。这位大少爷平时就对他们这些做小的非常关照,温言笑语少有为难人的时候。现下干起了半路拦人的勾当,这位大少爷还是一副温和懒散的好说话模样。

所谓好说话的模样,在江户城里老于世故的人都知道那就是钱。那位少爷当头就飞过来一块银子,少说也是马夫一个月的月钱。

马夫没有理由不偏向服部全藏。

吉田松阳挪到了车门边,一手抱着养子,肩膀还轻轻地抖着哄着有点惊动到的小儿子睡觉。小家伙确实玩得累了,睡得很香。只是觉得现下安稳得很,小家伙感觉到了声音却没有警觉地爬起。另一手则轻轻地拨开了门帘的一角,吉田松阳把儿子藏在阴影的一边,自己露出了小半张脸。

夜里风大,孩子着凉了就不好了。

骑射不在话下的服部全藏离着远远地就翻身下马,牵着马小跑着走来,全然没有世家子弟的傲气。他微微侧着头,礼貌地对着吉田松阳笑了一下。

吉田松阳也报之一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