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1.24)

坂田银时能放松下来,因为他向来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但是吉田松阳不行,他是老师、是父亲,他必须胜算在握。

怎么能辜负那个孩子明亮的眼睛?

吉田松阳看着小儿子油腻腻的手,想着回去以后用哪家的皂角洗会比较干净,想着想着就觉得头疼。抽过一张帕子,吉田松阳细细地给他擦,又用帕子把鹅油卷包好放到坂田银时手边,小家伙也乖乖地随着吉田松阳来。天不怕地不怕,坂田银时最最中意的就是吉田松阳,唯有吉田松阳的意思于他而言是正义。

毛茸茸透着一股暖意的小家伙抬起头对着吉田松阳笑,笑起来抿着嘴角有些含蓄的小害羞。吉田松阳看着就觉得心软,轻轻地摸了一下小家伙的侧脸。

就算此刻终于平静下来,吉田松阳始终还是疑心胧给的那个小锦囊。虽然在胧手下做事的日子也长了,但是始终刻意与胧保持距离的吉田松阳还是一下子捉摸不透胧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让孩子把小锦囊给他。

那是一个做工精细的锦囊,饶是吉田松阳这等没享过福的,一摸就知道了。不要说手工如此精巧要花费多少,就是金丝银线、珠宝相缀就显得价值不菲了。里面得装一些什么东西,才能配得上那么豪奢的表面。

无功不受禄,哪个故交是谁?胧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也不是一个随便见到一个小辈随便就有赏赐的人。像他这样的上位者,做事很是矜持,一个举动都有深意。要不是为了混淆视线才故意任性妄为以外,其他时候多是庄重。吉田松阳摸不透胧的喜好,但是这个小锦囊却是贵重得不得了了。

莫非和坂田银时的身世有关系?

打开小锦囊,就会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精巧的玉佩。其实准确来说,这应该是玉玦,因为边边上很微妙地缺了一小块,没有花纹也没有字。整块玉玦碧绿透亮,一看就是上好的货色。胧说这件礼物是故交相托,但是吉田松阳却想不到胧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朋友,抑或这句话只不过是一个虚辞。

近来胧和夜兔那边关系密切,夜兔那边又起了事端。若是说起夜兔的话,在江户一家独大的就只有夜王凤仙了。但是夜王凤仙虽然在江户内外都势力强大,但是这个人不好交际,和胧的关系最多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再说坂田银时不过是一个熊孩子,虽然看上去有明显的天人血统,但是不值得挂念。

难道和鲛人那边有关系?那牵涉到的范围可就广了,内有阴阳师,外有天道众。

吉田松阳可没想到自己抱回来养的小孩子还能有那么大的来头,或许是他多心了,胧有意拿他树靶子也说不定。

看了一眼那个漂亮的孩子,吉田松阳可没打算把那个小家伙再扔回到火坑里去。

或者说是胧的本国,胧刚才从龙宫回来,也不知道童贞女王那么着急把他叫回去是什么事。但是龙宫与胧关系密切的人实在太多,千头万绪一时都不知从何想起。更不要说吉田松阳与龙宫的交集就是砍过龙宫的人,也被龙宫的人砍过。

线索到此算是断了,吉田松阳觉得犯了难。一回头,吉田松阳看见他家小儿子还乖乖巧巧地扒着窗边看焰火,认认真真的样子就像是要把漫天光亮刻在眼眸。吉田松阳忍不住一笑,诸般沉重放下,轻轻走近坂田银时,俯身把他捞到怀里,又一次抽过小帕子细细地擦过坂田银时脸上的油迹。

“好了好了,时候不早了还吃那么多,这样不可以。”

坂田银时不明就里,听不懂只能装懂。但是叫吉田松阳笑了他也愉快地跟着笑,歪歪头又抓过一块小点心放进嘴里。

管不住孩子的吉田松阳只有笑着叹了一口气。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