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1.16)

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说是为了生计也没有人信。孤家寡人一个,就算是现在膝下有了一个小孩子也不好因为这个辞官的。所以吉田松阳的折子写得非常简单,简简单单一句话就是——老子不干了。

还好胧有事去幕府了,要不然又是一晚上耗在这里,吉田松阳不放心自己最能闹事的养子。

就算那份折子吉田松阳扔给小姑娘以后就走了,但是吉田松阳还是可以想象得到背对着的胧心里究竟有多生气。

因为吉田松阳对胧也不是全无了解的,这个高傲的男人平生最恨的就是变量。胧叱咤朝堂最大的动力就是掌控一切,而且满足于只是外臣的身份但是操纵最高位的感觉。大抵是儿时的颠沛流离影响了胧的看法,吉田松阳可以断定以布衣之身操控天下就是这个男人最后的满足。

不过前攘夷志士现在的江户名士吉田松阳也不过是泥菩萨过江,这些都不过是心里的猜度也好有个心理上的准备罢了。

今宵有酒今宵醉。

不管是无官一身轻还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现在的吉田松阳暂且过着几天只是教书带孩子的安静生活。教书之余吉田松阳就时时下厨做饭,他年幼的养子身体不好,药补不如食补,既然学了这门学问吉田松阳当然想把这些用到实处上。做饭闷在厨房里虽然真的是热死了,但是正在做的时候看到自己家孩子像只小奶狗一样眼馋地看着满锅满盘子的好吃的时候,吉田松阳觉得自己满心满眼里都是暖暖的软。

怪不得人家说儿女满堂是一种福气,现在吉田松阳算是懂了。吉田松阳用不着儿女满堂,这样对坂田银时不好,这小家伙心重。现在这样就已经足够好了,不上课的时候吉田松阳还能带上小儿子到外边走走,顺路也多看看叔父。

浓墨重彩的日子的确很有意思,不管是在战场上手刃敌人的意气风发还是在朝堂上对答如流的书生意气,吉田松阳确确实实都觉得很有意思。但是见得多也想得多,吉田松阳深知自己书呆子一样的性格是怎么样也玩不过那群人精的了。与其身败名裂粉身碎骨,还不如守拙归园田。

要是吉田松阳有个万一,叔父的墓没有人清理供奉,年幼的养子没有人照料。以前的吉田松阳不顾虑这些想不到,现在他想到了就怕了。

这大概就好了。

平淡的日子滋味长,当年吉田松阳要离家攘夷的时候他的叔父是这么告诫他的。那一晚的月亮很亮,吉田松阳正准备翻墙出去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叔父在廊下那么轻轻地叹息着。但是吉田松阳没敢回头,他最好的朋友都准备好了在墙下等他。

等到吉田松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回来的时候,叔父已经不在了。他出生的时候叔父代替他死去的父亲整晚整晚地守在门外,但是叔父死的时候吉田松阳连叔父的最后一面都看不上。

这是胧的威吓,给了一勺子砂糖又顺手给一棍子下去。

不过,明明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不管怎么样都与旁人无关实则是自己咎由自取,但是吉田松阳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树欲静而风不止更痛的痛了。

吉田松阳抽了抽气,转眼看了看坂田银时。一边的坂田银时没人管就只有坐在草地上乐呵呵地扯着满地的草,好吃的就继续找一样的扔进嘴里,不好吃的就扔到一边。吉田松阳看了就忍不住笑,但是觉得这样的场合笑也不太合适,只能给墓碑上的字重新上色然后就忙着把坂田银时抱回到怀里,一字一字地教他认墓碑上的字。

尽管小家伙的注意力完全留在了叔父留下的百草园里的百草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