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1.9)

这回来跑腿的人的确不是天照院的人,毕竟天照院人少事多,每一次都那么大阵仗的话他们那边也会招架不住。特别是这样的邸报,到底不是胧的亲笔或者口信,跑那么一趟也太把吉田松阳当成一回事了。

来的人是平贺源外,穿着平日里很少穿的好衣服,手里还牵着他的儿子。就是被冷落在正屋里,这位天才的铸剑师也没有显得很落魄,反而很自然地从包裹掏出了光是看卖相就觉得很漂亮的小点心给儿子吃。

那个孩子穿得很齐整,想也该是饿了,也就小口慢咽地咬了一口。虽然看上去狼狈了一些,不过这样的境况在吃饭的时候也很难怪。只不过是那个孩子天生就温柔腼腆,就是没有人看见,在这样的场合也是有点羞羞怯怯的。

平贺源外是很疼爱他这个儿子的。

吉田松阳见了他们这对父子倒是吓了一跳的,赶紧就倒了两杯茶给他们。又翻出了一些时鲜的糖果小吃食出来,怎么样吉田松阳也凑出了一盘小孩子喜欢的小点心递给了平贺太郎。

平贺源外这人吉田松阳是有交情的,不过认识的时候是在江户,熟悉起来却是在这样的小村子里。能文的人大抵都能医,学堂里的小孩子有点头晕脑胀的都归吉田松阳管,吉田松阳有时候也会出村子给平贺源外的儿子看病。

这个男人很有才华但是也很不容易,一肚子的才华也是一肚子的不合时宜。自己一个人带着儿子住在离村子不远的一个小角落里,时不时按照这官府的要求赶着做什么要紧的火器。不过重要的是这个人心高气傲,平常人等闲也使他不动。当初在江户城里也是个有职位的人,只不过因为脾气太大留不得江户才出来的。

吉田松阳向来激赏有骨气的人。

平贺源外虽然疼爱儿子,但是对儿子也管教很严。这个小男孩虽然长年不见人,倒不是没家教的,见了师长就是不是自己的也晓得要行礼。唯一有些不好的地方就是实在太过腼腆,以往就是常见的吉田松阳现在也躲到父亲的背后去。

吉田松阳从来是温和脾气的,长年教孩子的人大抵都有点耐心,接过邸报也不会急着看。能有什么事,到底人家还在呢。平贺源外平时不是那么注重仪容的人,现在那么齐整了肯定有事,总要客套几句。

名士吉田松阳不是不懂得世故的人。

“平贺先生最近还好,小太郎最近认字怎么样了?我近来杂事冗多,也没有去看望先生,希望不要见怪。”

谦和的名士其实更让人觉得受尊重,只是不动声色之间。吉田松阳是什么人,名震天下能文能武的读书人,多少人巴巴地想要见他呢。他光是那么笑着一说,多少人的心里都会觉得受用。不过这位并不年轻的铸剑师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轻轻一笑把儿子推到前面来就接过话头。

“先生是老师,怎么有先生下来的道理。我家小子向来仰慕先生的风范,只是没有机会近身学学。”

吉田松阳没有直接搭话,只是笑了一下。因为他看见他家的小儿子跑来找他了,他得看看小家伙想干什么。

其实这样半虚半实的话还能继续的,不管是吉田松阳还是平贺源外,这两个都是官场中人,意思意思怎么能不行。只不过一路摸过来找吉田松阳的坂田银时看见了人家小儿子手上拿着的小点心以后,像是一下子打开了什么新大门一样,一路冲过去瞄准了就咬过去。一直跟在后面不放心的桂小太郎拦都拦不住,只能看着那个莽撞的小家伙把人家嘴里才咬了一口的小点心给抢了。

临时担当起保护者职责的桂小太郎觉得自己胃都在疼。

两个大人一下子都吓住了,就是长年里看着最顽劣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没看见过这种。反应奇快的吉田松阳倒是明白过来了,赶紧把自己只能顾着吃的养子抱在怀里就准备说道歉的话。只不过那个向来腼腆的孩子看见这样小一些的孩子却是不怕的,呵呵呵地笑着还想把另一块小点心送上。

这下轮到向来恃才傲物的铸剑师缓不过神来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