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1.1)

夜还不算太晚,不过就是饭点往后一点的时间。屋子后面的菜园子有着滴滴答答的滴水声,干净得好像以往的每一个夜晚。

不过往常大都是伏案处理文书,或者是闲下来了和值夜的学生一起念书的吉田松阳显然就顾不上这些了。多了一个孩子,就是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光会说大话实在不是名门的大义,吉田松阳大晚上了还在给他家养子洗衣服做夜宵。

没办法,学堂虽然不大,但是坂田银时能依靠的只有吉田松阳一个人。

这样想着的吉田松阳微微地笑了一下,伸手抓过一块小帕子擦了擦额角的细汗。幸而吉田松阳是个不讲究的人,待会儿得了闲了洗澡就算结了。现在虽然是初春时节,晚上甚至还是凉的。但是吉田松阳手脚不停地干了一大堆往常不必挂念的家务事,现在是衣服也脏了湿了。

以前还在攘夷战场上的时候也是那么累人的,现在做回来了倒没觉得怎么不习惯,只是有点怀念而已。

毕竟那时候,人还在,自己也年轻。

刚吃了饭又是人仰马翻地再洗澡,又是烧水又是找小孩子擦身的香香。最后那个混账小家伙舒服得赖在水盆里不愿意出来,弄得满地下都是一汪汪的水。要不是高杉晋助都在门外绕了两三圈了,说不定吉田松阳还会和坂田银时闹一阵。

小时候的吉田松阳也爱这样闹,只是不敢闹罢了。当爹的是叔父,当妈的也是叔父,叔父孤身一个抚养他成人在那时候真的很不容易。懂事其实挺早的吉田松阳不愿意给叔父添麻烦,可惜自己能干的时候已经过了玩闹的年纪了。

现在看到了坂田银时,就像亏欠了过去的自己一样想要纵容。

这样挺好的,就是收拾起来挺麻烦。床铺全要换新的,就更别说衣服或者什么别的了,小家伙还要眼泪汪汪地表达了自己没吃够的意愿。幸而吃饭之前帮忙买东西的小买办回来了,要不然吉田松阳还是会很头疼的。

不管是坂田银时的要求还是吉田松阳而是的愿望,吉田松阳全都满足了。

看着知道自己惹祸了然后躲到被窝里去的小混蛋,收拾了这边又顾不上那边的吉田松阳本来就没什么说他的意愿,这下也就更不忍心说他了。

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好孩子又不是骂就能骂出来的。以后辛苦一些,慢慢养着教好就行了。外边的事更多更烦,何必借孩子的小调皮说事。

幸好胧归国了,现下没人找他麻烦。

向来不惯人服侍,就是治军很严也从不乱使唤学生的吉田松阳眼看着一堆烂摊子,自然只有自己动手把养子弄出来的乱子清理干净。和外界传闻的一样,从苦日子过来的名士做家务很擅长。虽然说烂摊子还在,但是整理的速度还是相当快的。吉田松阳借机也算是连夜做了一次大扫除,整个屋子显得更加亮洁了。

其实之前屋子也很整洁的,就是少了人气而已。

似乎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最起码住在屋子里的人都不会这样干事的小家伙蜷缩在被窝里仅仅露出一个头,很狗腿地笑着,眼巴巴地看着丢下一大堆文书在清理的吉田松阳发愣。

脾气温和的吉田松阳抬起头看见这么一个柔软的家伙,转过身从擦地的空隙中给了坂田银时一个柔和的笑,那样的笑容甚至带着水汽。吉田松阳草草地在小木盆里泡过手,擦干以后用明显干净一点的手背碰了碰小家伙的发尖。

吉田松阳舍不得弄脏这个干净的小天使。

“好了小家伙,没事。先睡吧,等会儿我就来。”

这个年轻但是温柔的男人就那样温和地笑着,另外一只手还抓着一块刚洗过的抹布。但是就是这个年轻得出奇的男人,他给了坂田银时纵容的机会,就那样直愣愣盯着人的坂田银时不知道自己柔软的脸蛋为什么会变红。

遇到不知道的事情就应该睡觉。

所以折腾累了的小家伙愉快地迈进柔软的床铺里睡觉,属于阳光的和暖味道值得任何长途跋涉的人沉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