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0.23)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天照院的压迫气氛,吉田松阳就是看着郊外的满目碧翠也觉得犯着头晕。现在的吉田松阳就算是寻访可能再也见不了的故友也不会说什么愁滋味,自从他从那个人间地狱出来以后他的少年时期就过去了。

再愁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这几日,大概是清明快要到了,事也特别多。就算不刻意想那些烦心的事情,吉田松阳的心绪也颇有些不宁静。自从离开了攘夷战争以后,每一年的这个时间即便是吉田松阳那样温和的人都会有点心烦气躁。那些死去的人大概是不想放吉田松阳走的,最起码不愿意他现在为幕府做事的。

但是吉田松阳连命都不能自己做主,就更别说自己的意愿了。胧虽然是天人,行事霸道甚至可以说是作恶多端,但是对吉田松阳好歹有救命的恩情,吉田松阳不得不报。不过那么长时间都委屈自己做违心的事情,吉田松阳也觉得自己受够了。

好脾气的吉田松阳其实是一个烈性子的人。

又是一年时间,实在是太忙了,为了不被那群勾心斗角的人弄死,吉田松阳真是费尽了力气对付。就是得了信吉田松阳也没往那里走走,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样了。不过吃的用的吉田松阳倒是按时吩咐了人送过去,就算是那个人突然回来了也不至于在这个僻静的角落落不下脚。

就算白跑一趟吉田松阳也不觉得有什么,大概那个人还是天生那么一股傲气,来如柳絮无定踪,在不在那里都不好说了。

有缘就见吧。

毕竟现在吉田松阳都顾不上这些事了,江户的事情足以让他烦心。名义上吉田松阳哪一派都不是,但实际上每一个人都把他当成天人那一派的走狗。一桥派的作乱更是让人烦心,矛头直指天人但是又不敢的真的动手,那一点小动作都有意无意地指向了磨心一样的吉田松阳。吉田松阳就是再闲云野鹤的脾气也不至于这么一点事也应付不来,虽然他对于江户的事情一点兴致都没有。

但是年岁渐长,官也不知不觉地越做越大,有时候吉田松阳也是身不由己言不由衷。以前布衣之身还能说一句“肉食者谋之”,现在自己就是“肉食者”了,不得不走到“谋之”这一步了。

前些日子,天人那边仗着南边的一点事端又来闹事,怎么调理都比不过那份狼子野心。明明都是江户自己能处理的事情,最后闹得钱赔了,人贬了,这件事还没能了结。大概是胧他们已经腻了定定公要给定定公一些敲打也不可知,但是谁又要上位吉田松阳却一点都不想知道。

吉田松阳只知道兴亡都是百姓苦。

若是茂茂公嗣位,即便是少年英主最后也不过是定定公和天人一起扯在手里的傀儡,除了大统的名义得到传承以外,吉田松阳看不到有什么好处。反正吉田松阳对江户幕府已经不抱希望了,最后还是那些人而已,换汤不换药。

最初攘夷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吉田松阳在战场上拼死拼活还以为终有一天贤明能够当道,外敌能够出去。但是最后同伴一个个都死了,天人全都进来了,定定公篡位成功了,吉田松阳就死心了。

还好吉田松阳还晓得怎么教书,既然他救不了世人也就只有等孩子来救他了。

已经到了村口了,微微苦笑,吉田松阳对着那个年少的卫兵轻轻点头,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个卫兵受宠若惊一样回以重礼。

吉田松阳不喜欢这样。

这样想着的吉田松阳向僻静的所在走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