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0.19)

“不要哭,公主,我会在的。”

龟梨曾经是和文子那样说的,但是现在却不见了。看来自己就是个烫手山芋,在北边母亲不要,到了国都女王不要。连亲手抚养自己的保父,明明前一天晚上那么柔和地笑着,承诺说不会丢下自己,但是现在也不见了。

还是个孩子的公主很利索地拉起自己的长裙跑到一边流眼泪去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样子,就那么没有顾忌地从米堕卿身边走过。

米堕卿回了一下头,看了一眼那个正在哭泣的女孩子,没有道貌岸然地把她喊住,反而是装作看不见。

倒不是冷漠,也不是虚伪。那样哭着的女孩子,那个毫无顾忌的女孩子,很像很多年前还是个真正的女孩子的乙姬。不过米堕卿想自己真的是想多了,就算还是有比较亲厚的血缘关系,文子也不是乙姬的女儿,不可能是。

即使现在的乙姬更为美丽,更为诱人,但是米堕卿还是那样地怀念着以前的乙姬。因为乙姬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坐在墙头马上笑得开心,抓起裙子就能私奔的小姑娘了。她不可能放下自己的身段,不可能放下自己的名誉,更不可能放下自己的权势,为了所谓的血缘跑去生孩子的。

这点道理,米堕卿很懂得,所以他不想喊住那个还有勇气的女孩子。

再见了,乙姬。

会再见的,乙姬。

船慢慢地离开码头了,礼炮正在轰鸣。乙姬做到了自己的承诺,她不会让自己的养女吃亏。鸣放礼炮的规格仅仅次于女王所能有的规格,也算是给莲蓬国的暗示。虽然米堕卿不会那么刻薄,但是难保别的什么人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作为被欢送的正主,文子没有站在船头上和送行的臣下们告别。大概其他人也能想到这个小公主的任性,所以随行的侍女们也没有找她。代替她这样向臣下告别的是米堕卿,只有米堕卿一个人站在船头上挥手微笑,风度翩翩笑容温和。

不过转过头的时候米堕卿就已经吩咐手下把江莲连同公主一起找来了,因为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他的侄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还是个小公主的文子正躲到一个地方哭,侍女们明明都看见她了但是却装作没看见,因为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哭得很可怜。

明明贵为未来的储君,但是文子缩成一团,像是吞咽一样吞着声音在哭,哭都不敢太大声因为怕被发现。在她身边的正是刚才不见踪影的江莲,这位少年将军正要找自己的叔父说点事的时候,就在一个暗处被这个任性的小公主拉走。现在,这位莲蓬国少有的少年才俊正倒霉地陪着这个哭泣的女孩子,可怜巴巴地用完身上的手帕以后,难以避免地落得满衣服鼻涕眼泪的下场。

“文子公主,别哭了。”

干巴巴地开口,不是情场老手的江莲遭受着小姑娘的白眼。虽然只是个依靠封荫的小公爵,但他毕竟还有个了不起的叔父,自己又有个好皮囊,江莲还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从来只是见到女孩子对他喜逐颜开的江莲显然不是很懂得处理现在的情况,想要勉强安慰几句但是人家不领情,心烦意乱但是又不好推卸。

今天早上的时候不是才哭了一大轮嘛,现在又来?

明明来这里是要向乙姬求婚的,但是离开的时候江莲却是把人家的养女给带走了。看样子乙姬是要把养女许配给他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不过有乙姬这样厉害的岳母江莲觉得自己一定会生受不起的。

其实,再多的话也不过是一个笑话,真的笑话。乙姬这样的举动意味着什么江莲不会不懂,他是大少爷但不是傻子,这算是乙姬对子侄辈一种温柔的拒绝。一下子就觉得辈分有了落差,年少的江莲也觉得无奈的郁闷。

因为江莲觉得乙姬真的长得很漂亮。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搞定那个哭得要死要活的小姑娘。

不管江莲怎么说,文子就是在哭,抽抽搭搭的就是连续不断。虽然这是一个小美人,哭起来也是梨花带雨,声音也是脆脆的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但是老是那么阴着脸哭的话谁都受不了,更别说江莲就是个喜欢笑脸的少爷脾气。

啊,果然还是乙姬要好得多。

正那么僵持着,忽然正在哭得起劲的文子一脚就踢开了还在找机会抽身的江莲,让他真正能够抽身出去,虽然方式并不体面。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江莲就是当时反应过来了也不好还手,只能生生地忍住那一脚。只看见这个衣着繁复华贵的女孩子正手脚并用地想把那个意图爬上船的男人揪上来,力气简直大得吓人。

来的人正是文子的大保父,龟梨。

这可能就是常常说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