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0.17)

被龟梨扯上马车的时候胧还没有睡,刚回龙宫地界一大堆公务就等着他处理。就是往常胧也不见得能睡上多长时间,所以龟梨横冲直撞的样子也算不得打扰。

说是那么说,大半夜被烦着了胧的脸色还是很差劲的。只不过见到龟梨一头伤的狼狈样胧就很想笑,只不过这人性情高冷什么时候都带着一股嘲讽的意味罢了。虽说在外面的日子长了,胧倒没放松过女王的身边。再怎么变动女王还是要卖胧一点面子,留点眼线告诉胧一点应该知道的小事。

同时肱骨重臣,胧和龟梨可不一样。胧是一头饿狼,而龟梨充其量不过是一条恶犬。

还没容得侍女手脚利索地送茶送水,老情面的龟梨就三两句打发了想说点什么胧,几下就把人给扯上车了,看得周围服侍的两方下属都是大气都不敢出。

胧倒也没说什么。

大半夜被人请到马车上说事其实对于胧来说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事,价码合适就行了,讲究礼节的胧在生意场上倒没那么多讲究。龟梨有一点倒是好的,做起买卖来价码合适谈起来也爽快。

以前,在胧还没有成为江户的总督之前,他就常常被女王,或者说是其他重臣拉到什么马车上、亭子里说事。大抵是哪里的达官贵人都一样,不找一个好点的地方就没法说话了。到他升任水师提督的时候敢那么干的人就少了,胧反而喜欢那么干。

随大流嘛,不要让别人不喜欢了。

但是胧到底还是给点面子龟梨的,不管是以前的交情还是龟梨自身的前途。龟梨这个人看上去温柔宽厚,实际上就是一条被女王驯养着的恶犬,女王的绳子要是稍稍松一些这人都是要作死的。现在倒好,换了小公主驯养这条恶犬,龟梨才算是彻底服帖了。但是恶犬到底是恶犬,早晚是要咬人的。

特别是为了那个疼得什么似的小公主。

胧才不怎么搭理脸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龟梨,自顾自地倒茶抿了一口。

龟梨怎么说还是公主的生父,就算谁都不知道也不能抹杀这个事实。女王没有机会再和别的什么人生一个了,这个庞大的帝国未来终究还是要交到小公主手上,不管怎么说龟梨的地位也就重要起来了。

胧没有自立门户的打算,所以明面上还是客气一点给点面子好了。不管龟梨出口要求什么,胧都有自信把这个局中人拉下水来。

龟梨不倒,权力不稳。

包扎得还算干净利索的龟梨很长时间都没有发话,但是胧也没有逼问他。正好胧也累了,算是躲懒偷安了也可以。

窗外哒哒的马蹄声慢慢地弱起来,最后竟然不能听见了。四处扬起来的是笙歌艳舞的热闹,暖暖的春意隔窗可闻。

胧拂起窗边的珠帘,虽然先前已经有眼线回报过了,今晚是小公主和莲蓬国小公爵的幽会,但是能让龟梨那么紧张一路追过来的肯定只有他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同是养小姑娘,胧却不会对他家的养女这样担心。

不出意外,胧看见他们那位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正跟着那位看着倒好实际不知道怎么样的小驸马走进那样的地方。所幸是门面还算干净,大概里面服侍的人也会有点眼色。胧在意的倒不是那个,只是觉得龟梨脸上的表情很好笑。

“怎么,那么在意小公主怎么不下车看着。不要和我说什么陛下的禁令就是大义,你可不是这么听话的臣子。”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遇上了庄重正经的龟梨,向来高冷的胧就会出声取笑他。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两个性情迥异的人倒是很合拍的。只不过这时候转眼回来的龟梨却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身上尖锐的锋芒简直不像是在女王面前的温和模样。

熟知龟梨脾气的胧倒是不怕他的,因为他知道这样子的龟梨一定有求于他。

“莲蓬国不是什么好地方,那个小驸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女王不准,我也是一定要跟着小公主走的了,她一个人我不放心。如果你愿意给我搭这把手的话,我的家族就是你的助力。”

嗯,出身行伍的胧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反正公主起身那一天他也是要回去的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