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0.14)

作为一个王者,除了站立在顶端的荣耀,有时候更多的还是付出。在宴会在朝堂的游刃有余,除了美貌,更多还是实力。

和衣盘腿坐在床上,乙姬重重地把手里折子放在床头的桌子上,形单影只。和外界的传闻不一样,宴会朝堂之余,乙姬的生活枯燥简单。夜夜笙歌是不会有的,因为整个帝国的大事都等着她去决断。

夜深了,女王累了,她要睡觉了。

毫无顾忌的女王无所顾忌地开始宽衣,并不打算理会递完谢恩折还跪在那里胡搅蛮缠的龟梨。就算是他那么跪着,乙姬也能够安然入睡,横竖给这个人一点面子不赶走他就好了。以前在黑塔里困着的时候,满地的老鼠不都还是那样睡。现在的就是自己的臣下,乙姬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乙姬才不会问,要说就让那个人自己说。

“陛下,公主还小,出使恐怕不当。”

一直就那么跪着不说话的龟梨在女王快要睡下的时候这样说着,不耐烦的女王扬手就把装着些零碎点心的玻璃缸子砸到他的头上。可龟梨就是躲也不躲,眼睛也不眨一下,像是早就预料到的那样,心甘情愿地被女王砸得满脸满头都是血。

乙姬看着这样子的龟梨,眼睛动了一下,嘴角抿得紧紧的不说话。早就有值夜的宫女上前清扫包扎,利索的手脚很快就处理好了。但是整个过程龟梨还是直挺挺地跪在女王的面前,晃也不带晃一下的。

很好,很好。

咬了一口重新整理了放在枕边的小点心,乙姬忽然也觉得自己太焦躁了一些。别的什么人都好,就是胧的资历实际上也比不上龟梨的,只有龟梨是一直在她身边。就是念着以前的旧情分,乙姬也不应该随便就给龟梨没脸。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不必向龟梨这样的人服软的,因为她才是女王而龟梨不过是还不如胧的臣下。所以她要做的也不过是坐直了身体,打消了睡觉的念头。

只不过是还有那点情分罢了。

“我做的决定,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见女王的表情稍有松动,龟梨立马想要开口劝说女王收回成命。文子还抱在手里的时候就已经是龟梨在抚养的了,他自己养大的孩子他自己很清楚。文子现在虽然是有点见识有点模样了,但是比起女王还是小姑娘的时候要差得多。这样单纯小姑娘到了那样的虎狼国度,总是要吃亏的。

但是女王却打断了他,因为女王没有妇人之仁,而龟梨有。

“不要多事,还是说你要违背我的谕令。这样的事情和北边的想法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让文子安稳一点继位而已。”

长篇的道理龟梨闭着眼睛都能倒背如流,无非就是要让文子依靠自己的功勋上位,而不是封荫。但是文子到底还小,从小就被保护着长大,要是一下子推到风风雨雨之中,龟梨不舍得。

但是女王显然已经不愿意和龟梨废话了,她不是少女时候的乙姬。

这样想着的女王披上了一件衣服,嘴角依旧是冷冷的不带笑意。眼神不是很好的乙姬眯着眼睛看着龟梨,眸光峻烈犹如刀尖,更显得这位大美人圆润的肩头线条柔美。她向来反感别人议论她对文子的处置,乙姬自认对文子已经是很好的了。

最起码比她的父亲对待她和她的姐姐好。

“那是我的养女,只要我还在一日,就是北边那个女人死了活了她也不是孤儿。”

乙姬这样说着,也算是一个敷衍的保证。龟梨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早就有侍卫上前把还不愿意离开的龟梨拖下去了。其实龟梨在进宫抚养文子之前是一名最最出色的将领,反击对他而言轻而易举。但是这个是出于女王的谕令,龟梨就是可以不走也必须得走。

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