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0.11)

等到胧回来的时候,莲蓬国的求婚使该是准备回去了,一些不相关的事情反而谈好了。本来莲蓬国的人来得挺早的,但是因为夜兔事变所以会面才会一拖再拖。现在宾主尽欢了,自然就该各回各家各做各事了。

当然,婚事虽然没有谈成,恐怕也很难谈成,但是女王对于这一次的行动还是满意的。因为她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江户将完全成为她势力范围内的一部分。作为一种回礼,乙姬安排了文子跟着米堕卿他们去莲蓬国小住。

说是小住,不等于软禁,更不是质子。女王的意思难得明显,大概是自己没看上莲蓬国的小年轻,但是配给养女还是喜欢的。

那个孩子,是叫江莲吗?胧这样想着,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他向来对脏兮兮的男孩子没有什么好感,就算那个男孩子同样是行伍出身也一样。

不过,今晚大概不会是轻松的一晚。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到胧的耳朵里了,胧正想着要不要给老冤家龟梨使个绊子,让人家也不好受一番。

没办法,性格使然,胧不是一个好人,天生的恶棍。

本来应该开心的女王现在却暴躁如雷,听说还在朝堂上扔了一地的折子。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过因为她向来非常宠爱的一个臣下私下结婚了。

这在天人诸国都不算一件事,现在的国君都不会管得这样宽泛了。但是这对于乙姬来说,不光是一种背叛,最重要的是她竟然被瞒住了。从那个男人认识新欢,到新欢都变成旧爱,结了婚、生了孩子,乙姬都不知道。要不是先前朝议的时候乙姬觉得哪个人的一句玩笑不对劲,生气摔了杯子了,恐怕那个孩子都能走路了乙姬还蒙在鼓里。

要龟梨这个家伙有什么用处?已经忙着给文子招兵买马了吗?

胧想了想,最后还是承认自己不厚道,怪不得乙姬生气的。胧与乙姬识于微时,见过乙姬各种生气失态的时候。这一次这样动怒的,还是少有。其实那个宠臣倒不见得值得这样生气了,只是龟梨这事,犯了忌讳。

从乙姬成为女王到现在将近二十年,这样的违背她心愿的事落到龟梨手上还是第一次。

就是海外的重臣回来了,乙姬也只是让胧坐到一边等她回来说事。从早到晚,乙姬在外人眼前一点不露,甚至是龟梨都估摸不出她是不是真的生气。反而是胧,一上来就拿来出气压制了。

不是冷落,倒是一张冷板凳,女王生平的一大喜好就是给人以下马威。幸而胧和女王也是旧交,脾气彼此也摸得清楚,反正胧是对着女王就没了脾气的。正如外界传言的那样,比起那个未及成年就已经夭逝的国君,胧更像是女王的模子,语气、脾气如出一辙。只不过胧就算笑起来也是凶神恶煞,而女王笑起来却是风情万种的差别。

深知当中缘由的胧自有自己的盘算,不把龟梨拉下水就不能把那个被保护得密不透风的小公主拉下水。所以他也就安安分分地吩咐养女回到本家的大宅面见长辈,他自己孤身一个在皇宫里等着女王的谕令。

就像很多年前的一夜,胧等着女王回来任命他成为新的水师提督。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