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10.3)

难得的独处时间,乙姬自然是和米堕卿一起吃饭而不是这次的正主。那位年轻的正主酒量不差,伎俩却差了一些,没几下就给老辣的女王折腾干净了。再来几杯,小年轻就给女官们抬到一边休息了,但是并不年轻的女王不过是眼角耳边多了一些妩媚的红。

明知这是乙姬的手段,但是米堕卿还是看着乙姬微红柔软的眼角有点出神。

这就是江莲没头脑了,他早就该让到一边去,怪不得吃了暗亏惹得上位者不高兴。说到底,能和乙姬有交情的不过是米堕卿这样年富力强的实力派。而江莲这样的世家子弟虽然眼下风头很足,但更多的不过是装点门面,跟在叔父后面罢了。

最重要的是米堕卿自从那次求亲失败以后就还没有成亲。

这就是把柄了。

最喜欢捉弄人的乙姬此刻只是笑了一下,就好像猎人看到自己等待的猎物一样平静自然。多时未见,有点生疏的米堕卿见乙姬这样的表情,心里有点不明所以,但是眼里还是觉得乙姬真好看。

她的确老了,时光未曾给过这个女人恩惠,但是她依然是美的。就算皱纹已经浅浅地攀附上这个女人的眉梢眼角,这个女人依然美得勾魂动魄。

乙姬显然是很明白自己的优势的,贵为女王她的手段却是和胧一样喜欢简单粗暴。

嘴角微微勾起,不冷淡也不过分亲近,女王单手撑脸看着米堕卿,略略有点疏离的感觉。像是米堕卿这样见惯世面又是有交情的,乙姬更加懂得怎么样应付。比如狐步舞,一味向前就没什么意思了,以退为进有时候也很不错。

这个俊秀的男人总会从另一个层面满足她的需要。

这样想着的乙姬对着米堕卿笑了一下,隔着满桌子的清淡饮食遥遥对着米堕卿晃了一下酒杯,米堕卿只是对着孩子气的乙姬纵容地笑了一下。

乙姬却嘟嘟嘴,低头抿了一口酒。

童贞女王确实是和整个宇宙在调情,不过她依然有进有退,最喜欢于无声处反击。就算外界对她的恶名再大,更多的时候乙姬庄重娴雅,就算暴怒骂人吐脏字的时候她依然是备受追捧的女王。

能稳坐王位,让男人为她痴迷,乙姬的厉害之处不只因为她的权势,不只因为她的容貌,更多的是因为她的手腕和脑子。

米堕卿低头咬了一口小甜饼,微烫的果馅让他平静的面容也微微一变。乙姬见此情景,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一直在身边等待命令的女官。

那个女官自然是周到的,能在乙姬跟前服侍几年的都修成了人精。她轻轻地笑着把包了冰块的小帕子递给了米堕卿,又另外给米堕卿一杯加了冰块的凉水。

米堕卿虽然和乙姬是血亲,但是米堕卿小时候要过得舒服多,人也自然宽容一些。再加上他家教严格,就算失态了也不忘对女士保持风度,接过小帕子以后米堕卿还对着那位女官露出了一个感谢的微笑。

女官也对着他笑了一下,不过很明显这个女官——或者说是乙姬,意不在此。有一些乙姬不乐意做的事,她的女官们自然就该出动了。也不年轻的女官动作爽利地从袖子里拿出一封密信,随着接过凉水的动作递过去给米堕卿。

米堕卿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乙姬,又看一眼那封信,没有立刻收下。他是一个作派温和的人,但不是一个软弱可欺的人。这封信要说什么,他很清楚,乙姬也很清楚。鬼之子一事,对于信奉天道众的天人诸国而言可谓意义重大。虽说每一代的鬼之子都是被放逐的对象,但是在战事频繁的当下,象征最高战力的鬼之子意味着什么简直是不言而喻。

就算曾经深爱过这个女人,米堕卿也不可能拿国家来开玩笑。

“哎哟,米堕卿,不过来玩一把吗?”

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乙姬抿嘴笑了一下,秀丽的眉眼微微歪向一边,说是落寞,更像是挑逗。

“反正没有比这更坏的买卖了,不是?”

乙姬又微微笑着补了一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