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起什么名字好

主角总受派,除此以外安利不吃╮(╯▽╰)╭

刀尖对决(9.9)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前半夜还好一些,后半夜就下起雨来,更加地冷了。那些冷冷的雨水就好像打在吉田松阳的心上,慢慢地沁着寒意。

吉田松阳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耗尽了。

一个又一个,来禀报的下属说是络绎不绝也不为过。果然,等到胧有时间搭理吉田松阳的时候,一张嘴就是吉田松阳不愿意听的话。大概吉田松阳拿好吃好喝供着,就是用来给胧诉诉苦解解闷顺便做出礼贤下士的风范的,怪不得那群女孩子们总是这样笑。要不然吉田松阳也自觉自己没有什么用,但是吉田松阳知道自己不会多嘴这一点最好。

事实上多嘴也不知道往哪里说,跟阎王爷说恐怕不厚道。

胧的话向来一腔含糊似是疑非,说了跟没说一样。但是吉田松阳的脑子也不笨,三两回兜兜转转就是听懂了。无非就是要变天了,胧对现在的状况很不高兴了要出手了。

不管是土佐藩、长州藩这些地方还是江户的定定公、一桥派,统统都要乖乖听话。胧向来是个铁血硬派的人,最不喜欢作死不听话。

更别说那群到现在还不死心的攘夷志士,之前真是太闹腾了。

吉田松阳听完了只是不置可否地笑,抿了一口茶以后继续笑,笑得深不可测。一介书生,有什么意思和胧这样的人物对话?

在江户的日子久了,吉田松阳也学会了一点忽悠人的本事配得起自己名士的名头。不过这些到底是小把戏,吉田松阳到底是老实人。别人不为难他的时候还好,要是遇上绝顶高手的时候还是麻烦,就只能一味地笑。

现在明显心情不好的胧就明显没有好脾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折子。

不管也没什么。

其实吉田松阳没想明白为什么胧有事没事就把他找来,而且说的话还一派高深。自己又不能干点什么事,当然也不愿意干点什么事情,有时候还会狐假虎威地用胧的名头去帮帮那群年轻的攘夷志士。这些事情吉田松阳相信胧都知道,只是没管就算了。或许胧是在借吉田松阳在攘夷志士中的影响力留一条后路也说不定,到底谁胜谁负现在还不能盖棺定论,话不说绝总是好的。

说到底,吉田松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中。

对于自己的能力、头脑,吉田松阳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胧这样的精明人绝对不会随意给他恩惠。他虽然名头很大,学问也很好,但是他的天赋全在这处了,别的都不行。至于这些勾心斗角或者说是运筹帷幄的事情,吉田松阳从小到大都看着就是应付不来,他就是一个读死书的。

这样的乱世,有本事读死书也是一种福气。

胧大概没话说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没事,吉田松阳就该告辞了。时候也不知道该说早还是不早了,就是现在回去洗把脸也该天亮了,学堂里的孩子们还等着他上课。

既然如此,还不如去那里看看那个人还在不在。前些日子收到那个人的车前子,大概是又回到老地方了吧。

吉田松阳抬头看了一眼胧,这时候的胧却看着手里的急信难得的有点出神。


评论

热度(3)